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雨伞、鞋子与农产品价格  

2010-12-18 09:32:17|  分类: 宏观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本轮物价上涨没有超出“温和”的界限,政府以农民增收为理由,借用“笑婆婆”观察问题的方法自我安慰一下,也不无道理。但当物价上涨比较严重,部分人群的受益远远无法平衡多数人的受损,且扭曲市场的因素很大时,政策的着力点必须放在严控通胀上。——政府无法达到禅师的境界。

   

有个禅宗故事:一老媪常于路口哀哭,人称哭婆婆。禅师路过问其缘由。老媪说:她有二女,大女嫁于卖伞者,二女嫁于卖布鞋者。天晴时老媪想起大女儿的伞会卖不出去,遂伤心而哭;下雨的时她想起二女儿的鞋定不好卖,又伤心落泪。这样,无论天晴下雨,总是伤心。禅师对老媪说:下雨时你要想大女儿卖伞生意好,天晴时你要想二女儿布鞋卖得好,这样你就总有高兴事。老媪顿悟,从此成为笑婆婆。这故事是教人凡事往好处看,不要总是悲观。

目前的物价上涨中,也存在类似的观察角度的问题。物价上涨,似乎没有谁喜欢,消费者更是怨声载道。但物价上涨中也有受益者。其中有些受益者,还正是舆论一直为之呼吁、政府政策一直试图帮助其增收的群体——譬如农民。

2002年中国经济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进入上升通道以来,我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即CPI出现过三次持续大幅度上涨,20031-20046月,20066-20082月,以及20101月到现在。每次上涨,官方和许多学者都称之为结构性上涨。“结构性通胀”这个词饱受指责,但从经济研究的角度说,其结构性特征确实明明白白。其中,最主要的拉动因素都是食品价格。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李建伟、余斌两位研究员的研究,从8个大类消费支出价格对CPI涨幅的贡献看,食品价格上涨是历次物价上涨的主要因素。2004年、2007年和2008年,CPI分别上涨3.9%4.8%5.9%,由食品价格上涨拉动的涨幅分别为3.284.024.67个百分点,贡献率分别为84.1%83.7%79.1%。本轮物价上涨也大致如此。按20051月份以来食品价格占CPI的平均权重32.65%估算,2010年全国食品价格涨幅从1月的3.7%提高到10月的10.1%,对CPI涨幅的贡献从1月的1.21个百分点提高到10月的3.3个百分点,前10个月CPI涨幅中,食品价格贡献率是70.9%

食品价格该不该涨?有该涨的部分,有不该涨的部分。说该涨是因为,食品价格的上涨,总体上还是成本推动型,换句话说,生产食品的要素价格上涨了,食品价格不能不涨。这些涨价的要素包括人力成本、化肥农药柴油等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还包括运输等物流成本。人力成本的上升,普通人从近几年关于民工荒的报道中已经了解不少,从身边的农民工那里也能感觉到。农业生产资料成本的上升城里人不一定能注意到。有学者把现代农业称为石油农业,意思是说,现代农业物耗中,化肥、燃料等占比重较大。石油这种东西,供给弹性和需求弹性都较小,也就是说短期内供给能力的变化不大,而需求量也不会因为价格的变动在短期内做出调整。近年来,全球石油及相关产品的价格迅速上涨,波动剧烈,这种波动也传导到我国农产品价格尤其是粮食价格上。粮食作为食品生产的基础,其涨价又会迅速带动整个食品涨价。因此,以粮食为中心的我国农产品价格,长期趋势是上升的。此外,很多时候,粮食价格的上涨干脆就是政府保护价提高造成的,是有意为之。从这个角度说,这样的涨价不可避免,有失有得。

食品价格的上涨也有不合理的成分,那就是游资炒作。近年来国际国内流动性都比较宽松,我国更存在大量的超发货币。这些货币一遇机会,就要出来炒作一些特定行业的特定产品,趁乱谋利。我国的农产品具有需求弹性和供给弹性都小、劳动生产率提高缓慢的特征,十分适合短期炒作,因为价格炒作起来后,短期内供给能力上不来,而需求又不可能大幅下降,炒作者就有暴利可图。大蒜、生姜等农产品的轮番涨价,就是这么来的。

综上所述,CPI上涨的因素很多,其中食品是主导,而食品涨价,农民可以从中得到部分好处。这对于多年来一直把“帮助农民增收”作为三农工作重中之重的中央政府以及社会舆论来说,应该是希望看到的效果。前几天左小蕾女士在其微博上讨论“控制通胀与农民收入增长如何平衡”的问题,提出农产品收购环节价格上涨是应该的,流通环节的市场秩序固然要理顺,但控制通胀不能以降低农民的收入为代价。这个提醒很重要,政府的政策理应考虑市场中不同人群的不同利益。

当然,凡事都有个度,有个轻重缓急。如果本轮物价上涨没有超出“温和”的界限,政府以农民增收为理由,借用“笑婆婆”观察问题的方法自我安慰一下,也不无道理。但当物价上涨比较严重,部分人群的受益远远无法平衡多数人的受损,且扭曲市场的因素很大时,政策的着力点必须放在严控通胀上。——政府无法达到禅师的境界。(原载12月18日《北京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50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