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大白菜的丰收悖论  

2006-02-25 14:4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白菜的丰收悖论
 

  与北京直线距离只有几十公里的河北固安县,是北京大白菜的主要供应地。今年固安风调雨顺,大白菜丰收了。但大丰收并没有给固安县的菜农带来收入的大幅度增加,相反,他们可能连本钱都收不回来了——因为今年的白菜价格太低了。11月25日的***报道说,在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一斤大白菜卖不到5分钱;在固安县的大白菜地里,每斤大白菜只能卖1分到1分半。这个价格水平与去年的每斤最高3毛钱不可同日而语。

  一位固安农妇苦笑着给***的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她家种了近3亩地大白菜,施肥、浇水加上农业税,每亩地的成本大概是300元左右,而按目前的菜价每亩地只能收入200多元。

  于是,在固安出现了这样的景象:好端端的大白菜无人收获,任其烂在地里喂羊。

  固安菜农的遭遇令人同情。更令人担忧的是,“大白菜问题”并非仅限于固安,而是出现在全国各地。在山西、山东、河南、陕西、贵州,都有菜贱伤农的报道。

  这种景象在经济学教科书里有过详尽的描述,经济学家们将其称为“丰收悖论”。

  简要地说,丰收悖论是指农民在丰收之年所获收入却比平年甚至歉收年还低的矛盾现象。丰收悖论何以出现?根本原因在于食品(粮食最为典型)的需求弹性低,通俗地说,消费需求对食品的价格变动反应迟钝。就大白菜来说,虽然今年价格远低于去年,但居民很难因为大白菜价格低就大量增加对它的消费:人们总不能天天熬大白菜吃啊。由于价格下跌过大,而需求却不能以相应比例增加,农民们很难通过“薄利多销”的营销手段增加或保持收入。再加上产量增加带来的成本上升,他们赔钱的可能性很大。

  如何减少丰收悖论给农民带来的损失?有人建议大白菜产地应该建立保鲜库,让农民在白菜丰收而价格不高的时候能把蔬菜暂时囤积起来等待时机;有人提出由保险公司对大白菜等农产品<行情资讯 论坛 点评>的收益进行保险,分担农民的市场风险;有人认为政府应向农民提供技术和信息支持,使农民避免盲目种植;有人建议政府通过补贴、减免税收等办法,帮助遇到类似困难的农民渡过难关,保持持续经营的能力;有人说,政府要尽可能改善市场环境,降低农产品的流通成本,不要让农民在流通环节上吃大亏;还有人说,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把工业生产理念导入农业生产中,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等等。这些建议或见解,有些显然难以实行,如让保险公司为农民分担市场风险;有些属亡羊补牢——虽然将来有用,却解决不了当下的问题;有些则是可以纳入政策视野加以考虑的,如减免税收、给菜农以补贴,以及改善市场环境、降低农民的流通成本等等。总之,对于这样大面积的菜贱伤农现象,政府应该出手救助,以保证农民不致因此而丧失持续经营能力甚至生活无着。

  不过,这不是本文的重点所在。我想要表述的主要观点是:我们应该从大白菜的丰收悖论中吸取教训,冷静分析、严密监测粮食供求形势,防止三四年后出现粮食的丰收悖论。

  在目前的粮食供求形势下,提出粮食的丰收悖论问题似乎不合时宜。我国的粮食价格自2003年10月份出现强劲上涨以来,至今依然涨势未衰,多数专家估计,2005年,粮食价格走势仍将以稳中趋升为主。从目前的粮食总量上看,虽然2004年粮食产量可能达到9100亿斤的较高水平,但与普遍估计的9700亿斤左右的总需求仍有相当大的缺口。从库存资源看,自2000到2003年我国粮食已经连续4年产不足需,目前粮食总库存已经降至历史高位的一半左右。从生产潜力看,城市化、退耕还林、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减少了大量粮田面积,这些耕地已很难复耕。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有权威机构认为,从近中期看,我国粮食的供求关系都可能处于偏紧状态。既然如此,丰收悖论从何谈起?

  然而,历史的经验值得记取。就在六年前的1998年,我国不少地区还曾经上演过丰收悖论。在玉米主产区吉林省,许多农民说起当年卖粮难的辛酸仍然心有余悸。再说远点,改革开放以来,出现过多少次令农民伤心的严重的卖粮难!记得那些年农民对政府的粮食政策有一句十分贴切的抱怨:多了砍,少了赶。1999年到2002年全国粮食的持续减产,不正是与此前的谷贱伤农密切相关吗?

  我国粮食生产之所以屡受丰收悖论的困扰,还是因为粮食这种产品需求弹性太低了。我国又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粮食供求很难调节,少一点就少得让人发慌,生出“谁来养活中国”的世界性疑问;多一点又好像多得不得了,让人产生“三年不打粮食也不会饿着”的错觉。因此,粮食政策往往处于两难境地,农村基层政府一会儿忙于指导农民调整结构发展经济作物,一会儿又号召农民使劲扩大粮食种植面积。农民也在这两种导向之间无所适从,今年担心错过了好机会,明年说不定又被丰收悖论碰伤。

  当然,一两年内我们不必担心今年大白菜的悲剧会在粮食生产上重演。单从粮价看,目前粮价总体上尚未达到1996年的历史最高水平,仍属于“恢复性”上涨。有专家测算过,如果以1993年的粮食平均价格为100,则1996年粮食价格为219.6,2004年4月为199.6,2004年6月降为197.42。不过,当粮食价格恢复到历史最高水平时,政府和农民就需要特别警惕了。

  值得注意的是,粮食这样的大宗产品,其需求弹性比大白菜还要低。大白菜便宜了,毕竟还能挤占一部分其他蔬菜的市场,粮食再便宜,也不会让人的饭量增加。而且,粮农比菜农人口更多。因此,未雨绸缪预防丰收悖论,对粮食生产来说更加重要。 

(本文写作和首发于2004年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