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五中全会的两个硬指标  

2006-02-25 15:01: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中全会的两个硬指标
 
    今天闭幕的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会前就广为海内外所关注,关注的两个要点乃是可能会有重要人事变动以及发展理念将出现重大变化。前者如新加坡联合早报称:“在敏感的高层人事变动方面,继一些中国境外媒体报道现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将在五中全会上接替王刚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中央办公厅主任之后,官方媒体也暗示李克强等共青团系统出身的高级干部属于‘共和国一代’,将在未来中国政坛上发挥重要作用。”后者如新华社10日发表的述评称:“北京的一些分析人士预测说,与十五计划及以前的五年计划相比,中国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制定理念将发生革命性变化,从而为这个世界新兴大国的未来五年勾划出新的发展思路和途径。
    现在看来,猜测只是猜测而已,五中全会并无非常的人事变动。而“十一五规划”在制定理念上的革命性变化,仅从新华社播发的全会公报上还看不出来。事实上,五年“计划”改称“规划”已经不是新闻,此次只是以中共中央全会的组织形式将其确定下来,如果说有革命性变化的话,也不是今天才发生,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至少也有一年时间了吧。
    不管渐进还是突变,“计划”到“规划”的确是深刻的变化。新华社称“一字之差透露出三大信号”:其一:“计划”让位于“规划”,凸显政府更加注重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其二:过多过细的量化指标将被淡化,政府更加注重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宏观把握和调控;其三:克服“越位”和“缺位”,政府职能转变迈出新步伐。这三点概括是准确的。
      一般理解,计划到规划的转变是从“硬指标”到“软目标”的转变。不过,细读公报,我发现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并非没有指标。公报有这样一段表述:全会按照十六大对本世纪头二十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总体部署,提出了“十一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在优化结构、提高效益和降低消耗的基础上,实现201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降低20%左右;形成一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知名品牌、国际竞争力较强的优势企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比较完善,开放型经济达到新水平,国际收支基本平衡;普及和巩固九年义务教育,城镇就业岗位持续增加,社会保障体系比较健全,贫困人口继续减少;城乡居民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普遍提高,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居住、交通、教育、文化、卫生和环境等方面的条件有较大改善;民主法制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取得新进展,社会治安和安全生产状况进一步好转,构建和谐社会取得新进步。
    上述目标中,多数是有弹性的“软指标”,但也有两个硬指标:实现201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降低20%左右。
说这两个目标是硬指标,不是从指令性意义上说的,而是说这两个目标(1)有具体数字;(2)相当艰巨。
    为什么说相当艰巨?1995年9月,中共十四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提出,2010年将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而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的目标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相隔十年的两次“五中全会”提出的2010年的目标有了相当大的提高。国内生产总值与国民生产总值的概念近似,而人均与总量在中国来说差别就大了。据第五次人口统计公报,2000年,中国大陆有12.65亿人,而据国家计生委9月份的说法,到2010年,大陆人口的控制目标是13.7亿人。也就是说,10年内瓜分国内生产总值的分母要多出1个多亿人。
    相当艰巨的还有另一个指标: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十五”期末降低20%左右。目前,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水平远高于发达国家,甚至高于不少发展中国家。一种被广为引用的说法是:生产1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单位能源消耗,我国是日本的11.5倍,法国和德国的7.7倍,英国的5.3倍,美国的4倍以上。这种说法有不准确之处,因为国际上公认,人民币币值被低估了。但即便考虑币值因素,我国的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还是很高的。
麻烦之处还在于,实现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翻番的目标与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20%的目标在一定意义上说上矛盾的。在1980-2000年中,中国能源能耗曾经出现了大幅下降,近几年却出现明显提高的趋势。而在此期间,我国产品的单位能耗是下降的,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有所缩小。问题出在经济结构的明显重化工业化上。重化工业大多是高能源消耗、高资源消耗的产业,它们的加速发展是造成近几年资源、能源紧张的主要原因。
不搞重化工业行不行?这一问题曾经引起一场为时近一年的争论。从中国经济的发展阶段看,重化工业的发展具有必然性。它与消费结构的从传统的“吃、穿、用”商品到“住、行”两种十万元级商品的升级是密切相关的,是消费结构升级的要求,也反过来推动消费结构升级。产业结构的变化和消费结构的升级是推动中国经济这一轮增长的两大主要动力。如果今后不发展重化工业,不再提倡甚至相当限制消费升级,经济增长如何维持?
    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另一个主要动力是城市化。1998年以来,城市化进入加速发展时期,城市化水平年均增长一个多百分点,相当于每年从农村转移1400万-1500万人到城镇。按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冯飞研究员的说法,城镇人口人均能源消费大约是农村人均量的3.5倍。大规模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必然相应增加能源和资源的消费。
    显而易见,不搞城市化也不行。目前中国的城市化水平是41%,到2020年估计达到60%左右。这既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持久动力,又是能源消耗增长的强大动力。
      看来,我们似乎面临二难选择。如何处理看似矛盾的几对关系,借用一句前两年曾经时髦的话说:需要大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