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遭遇京津塘高速大堵车  

2006-02-25 15:30:13|  分类: 国内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遭遇京津塘高速大堵车 

  上星期五(11月4日)上午,从北京去天津看望一位在天津医院住院的同事。怎么也没想到,一天的行程变成了两天,回京时在北京门口还被人“追”了一下。
 
一觉醒来,丁队告诉我我们已经两个多小时原地没动(小标题)
 
    星期四北京有雾,市区空气质量达到5级的重度污染,能见度很差。头天晚上我和车队丁队长商量出发时间时估计周五还是雾天,决定八点多钟走。早上七点多钟听天气预报说,京津塘和京沈高速都关闭了,就没急着走,从从容容在食堂吃了早饭,又去办公室上网查了邮件,看看表已是8:50,才泡好一杯浓茶带上,叫上丁队长一起出发。
 
    报社在平西府,我们从京承高速上五环再到京津塘高速入口,大约有40多分钟的路程。刚上五环就听交通台说京津塘和京沈高速开放了,我和丁队都踏实了,庆幸我们选的出发时间恰到好处。
 
    这几天早起晚睡,缺觉得厉害,上五环走了不远我就困了,跟丁队说了声“我睡会儿”就眯上了眼睛。
 
    “来电话了,是我呀!”丁队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睁开眼,发觉车停着,没有动。丁队打完电话说您醒了,我看您睡得挺香的。我问到哪了,他说快到廊坊了,堵在这儿动不了啦。我说几点了,他说十二点。那么说我都睡了两个多小时了。我又问堵多长时间了,他说咱十点来钟就在这儿了。大羊坊入口开通后我们就上路了,走没多久就堵了。前边封路了。
 
    我走下车,看见前后都是挤得满满当当的车,一眼望不到头。小车大概是在堵车过程中试图从边儿上溜过去,大都集中在外侧的紧急停车带上,大卡车大都集中在最内侧的超车车道上,中间那条行车道车型比较杂。车上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在路上站着,抽烟,闲聊,一起抱怨着这大雾的天气,一起猜测着什么时候会放行。有的男乘客跑到路沟对面的高速公路隔离网那小解。
 
    一辆挂晋A牌照的广州本田旅行车上坐着几位女子,驾车的是个胖胖的男子。他从车上下来,前后张望着,用山西话说“哎呀看都看不到头”,伸伸懒腰又回车里去了。
 
    丁队指着我们后边一辆车告诉我,那辆帕萨特上的男子就住在廊坊的东方大学城,说是从北京市里回家渡周末,离家只有几公里,就是挤不到出口那儿。丁队跟他开玩笑说你干脆把车推沟里钻铁丝网走回去得了。他说是啊我钻铁丝网爬也爬回去了。一位黑色本田车车主是位女士,也是北京人在廊坊买的房子,急得一会儿上车一会儿下车,边往前张望边叹气。
 
    我问丁队为什么前边廊坊出口不放大家出去?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兴许是事故车把路堵了?要能放咱出去,咱走104国道,很快就能到天津。另一辆车的车主骂道:这叫什么事儿,把我们放进高速又不让我们往前走!另一个车主搭话道:不放你进来他收不到钱啊,放进来了反正他钱已经收了,管你走不走得了!
 
    停在超车道上的一辆大卡车的车门开着,一个黑红脸膛的大汉侧身坐在副驾驶座上,两条腿挂在门外晃荡着说:快开了吧,昨儿个就是12点半1点来钟开的。
 
    12:29分,一辆警车响着警笛从北京方向逆行着呼啸而来,大家说,警车是不是去前方疏通道路的?但愿是吧。12:40,有车从对面过来,往北京方向去。但很少,不像是已经开通的样子。  
 
    又过了一阵,大约下午一点来钟吧,车流终于动了,我们赶紧上车打着火跟着走。一辆黑色的奥迪A6停在路中间不动,后边的车边按喇叭边从它旁边绕过去。大概是里边的司机睡着了。我们超过它之后,我从后车窗看见它动了,司机可能被喇叭声惊醒了。
 
     刚走了几十米车流又停下了。又是漫长的等待。然后车流又慢慢移动,如此反复多次,大约13:40,我们终于走到了廊坊出口处。我们前边的车子有的从出口出去,有的继续往前走去,我们无法判断高速究竟是不是已经开通,对于该出去改走104国道还是继续往前走高速也就拿不定主意。但后边的车流容不得我们犹豫,丁队一咬牙,出去吧!于是我们向收费口开去。
 
    到了收费窗口我看了看车上的时钟,13:42分。丁队拿出通行卡和准备好的15元钱问收费员:是15块吧,收费员点头。趁收费员收钱撕票儿的空,丁队问他:去天津是前边向左吗?收费员点完钱撕了一张收据给小丁说:掉头还上来吧,开通了。小丁接过票冲我一乐:“嘿!您瞧瞧这事儿!”
 
    出收费站,看看对面没有来车,丁队就一把轮儿打满掉了头。等我们再次进入高速公路往天津走,是13:45分。
 
    一路无话,虽然高速开通了,但雾还不小,能见度也就是200米的样子。由于堵车压了不少车,车速很慢,基本在六十到七十公里之间。走出很远一段后车少了,车速才上来。
 
    进入天津市内,能见度还是很低,高楼的上部都看不见了。15:40分,我们终于到达了天津医院,此时离我们出发已经过去了6小时50分。而上次我们来,问了好多次路,也才走了不到2小时50分钟。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在高速上堵车4个多小时。
 
    在医院碰到另一拨从北京过来的,他们十点半出来,走的是京沈高速,两点来钟就到了,比我们要顺得多。
 
晚上试图回京,却在经历半个多小时雾中惊魂后回到饭店(小标题)
 
    晚上在一家餐厅吃饭,餐毕已是晚上8:20。原定计划是饭后赶回北京,问一起吃饭的天津的朋友,路况怎样。一位朋友问了高速公路管理局的熟人,说是除津滨高速外,其余8条高速全部封闭。又问回北京有没有其他路可走,回答是可以走京津公路也就是104国道,刚修完,路很好走。于是我决定,能走还是走,因为不知道明天什么天气,如果又是大雾,岂不是又耽误一天时间?
 
    昨天就来天津的三位同事、今天坐火车来天津的一位同事及其家人和我们一同回京,总共是两辆车、八个人。我和小倪、老宋、老祁坐在后边的车里,老祁驾车。丁队驾车拉着同事小李一家三口走在前边。天津记者站的同事怕我们找不着那条路,开车把我们一直送上京津公路,又往前开了好远一段才和我们分手。
 
    我们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多远(也就是两三公里吧)就发现雾突然大起来了,前边走着的丁队打开了双蹦灯,许多车也纷纷打开了双蹦。我们也把所有灯光打开,慢慢往前走。又走了百来米,雾大得几乎看不见两米外的任何东西,强烈的汽车灯光只能照出车轮旁的车道线。曾因车祸伤过胳膊的小倪坐不住了,对我说这不行啊包总,咱不能往前走了。我看也确实危险,就说那赶紧给小丁打电话,掉头回去。前边刚好有一个可以掉头的豁口,老祁把车头向左转过来在豁口中间停下,等待掉头的时机。对面来车虽不太多,但雾太大,只要中间车道上有车灯直射过来,我们就不敢掉头。好不容易有个空,老祁赶紧一把轮掰过来,我们算是掉过头来了。此时我们开始担心丁队他们能否顺利掉头。
 
    刚掉过头,雾更大了,有一阵子简直像是被裹在牛奶里,前方一米处都看不见,我们只能摸索着往前慢行,小倪喊着千万别停啊,只能往前走。老祁说你别喊啊,谁敢停啊。我给丁队车上的同事小李打电话,问他们掉过头没有,小李说还没有,我说你们找机会掉过头,慢慢往前走,一直走别停下,别转弯,我们在前边没雾的地方等你们。
 
    这时我们走到了一个有红绿灯的地方,好像是个路口,走在前边那辆面包车过去了,我们也只管跟着,也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了,反正没看见左右有来车的灯,只管走吧。路上还见到对面有车一辆一辆地艰难在往前走,我很纳闷,这么大雾,他们还敢回北京?我说声他们还敢走啊,真是敢死队!大家都笑,说咱可别去送死。
 
    也不知道走出去多远,雾终于淡些了,走到一个树着巨大的电力公司霓虹灯广告牌的地方,老祁把车靠边停在非机动车道内,我给小李打电话让他们到这里跟我们会合。还好,过不多大一会儿丁队开着车到了,我们冲他们招手,丁队开始没看见,走过几十米才发现我们,赶紧停车,慢慢倒回来,停在路边下车与我们会合。大家都觉得像是刚经历了一场大难,见了面纷纷庆幸每个人都完好无缺。
 
    这时天津记者站的同事已经在天津医院附近为我们订好饭店的房间,告诉我们大致路线,让我们过去。我们白天已经领教了天津街道的复杂,实在没有自信能在这样一个雾气弥漫的夜里找到那家饭店,于是派老宋打了个出租在前边带路,两辆车跟着出租慢慢去饭店。
 
    到饭店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钟。从吃完晚饭算起,我们走了两个来小时,却又回到了晚饭前出发的地方。
 
 
好不容易快到家了,却在京通快速入口被人“追”上(小标题)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是8:30。拉开窗帘一看,心又凉了。外边仍是雾蒙蒙的,还是个阴天,似乎比昨天还不如。心想这个星期六也不好过啊。老祁过来说,现在几条高速还是封着,等十一点再说走的事吧。我说也只好如此,到十一点,如果高速还封着,咱就走104国道,慢慢走呗,总不会还像昨晚那么大雾吧。老祁说行。
 
    在饭店里吃了早餐,看了会儿过两天一个会上要用的资料(幸亏我带了资料,不然上午只能睡觉了),十一点了。十一点半,天津站的站长老赵来了,说高速还封着,先吃饭去吧,吃狗不理。我说那就收拾行李,趁12点前把房间都退了,咱们去吃狗不理包子,吃饱了不管它高速开不开咱都得走,走104。于是大家退房、收拾行李,上车去吃狗不理。
 
    我们去的是狗不理总店,点了几个青菜,主要是吃包子,席间谈的多是昨晚雾中的冒险,或许是有点儿劫后余生的感觉,或许是狗不理的包子确实味道好,大家都吃得挺多,十个人(其中一个是小孩儿)吃了十二笼包子。
 
    吃完饭大约是13:45。老赵开车把我们送到京津公路上,说如果不好走还回来啊。我们笑着说你放心吧再不走回头路了。
 
    昨晚夜不观色,又是雾中行车,没有注意路面。今天一看,这京津公路还真是新修过的,路面很宽,在天津郊区这一段是上下各四车道,路面也铺得很好。下午15:00许走到京津公路与京津塘高速相交处,又遇到了堵车。原来是许多车等着从那里右转上高速,但高速还没开放,于是京津公路也被堵了大约一公里。所有要走京津公路回京的车只好逆行一段,过了那一公里堵车段再回到顺行的车道。还好,逆行的这一段没有出事故。如果有一辆事故车,整个京津公路都得堵死。
 
    京津公路走得比较顺。在沙河收费站有些拥堵,总算没太耽误事。15:40分我们通过沙河收费站。走到通州附近时,大约是16:00。我说了声咱们5:00到5:30可以到报社了。老祁说应该可以吧。不过我们经过六环出口时,没有拐上去,老祁有些后悔。怎么没有想到上六环呢?上六环到小汤山再折回头去平西府多爽啊!大家说是啊是啊。不过既然已经走过了,就往前走吧,走五环也行。
  
    谁知没上六环,直接导致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还“赶上”此行的一个事故:在北京门口被人追了尾。
 
    先是在通州北苑环岛堵了好半天,因为那里正在修立交桥,车流流向混乱,极其拥堵。好不容易走出环岛大工地,16:30许我们到了八里桥收费站。就在排队等候通过收费站的当口,我们听到“咔嗒”一声,大家不约而同地问怎么了?老祁说怎么了,追上了!我们几个都有些不愿相信: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在家门口还是出事了?
 
    下车一看,可不是吗,一辆黑色帕萨特紧贴着我们坐的尼桑蓝鸟的尾巴,把后保险杠撞进去一个坑。从帕萨特里下来一位梳着背头的老兄,四十来岁的样子,不好意思地冲我们点头。我拿出小相机拍了两张照,听他在向我们车上的几位请教该怎么办。老祁说先报案,等警察来处理。老祁的手机没电了,车是小倪的,老祁用小倪的手机给122拨电话报了案。
 
    我问那位帕萨特老兄:刚才怎么了,没注意?“帕萨特”操着南方口音的普通话说,“我正从这里找零钱,没注意就顶上了。”说着指指驾驶室门内侧的手套盒。我说你这是什么档,自动档还是手动档?他说自动档。难怪,肯定是没踩好刹车,不经意间抬脚了。
 
    警察骑着摩托来了,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让老祁把车往前开点儿,察看两车受损情况。结论是我们的车后保险杠受损,帕萨特没有受损。责任自然是帕萨特的,他负责为我们修车。警察看了帕萨特老兄的驾驶本和行驶证,发现本儿是河北廊坊的,人是四川的,车是北京的。罚了他100元,算是对他违反交通规则(追尾算是违章吧)的惩罚。
 
    开完处理单子,双方签字,然后交换电话号码,因为要联系修车事宜嘛。这时怪事出现了:帕萨特老兄用自己的手机打给小倪的手机,小倪的手机上却显示出我们报社河南记者站站长小段的名字!再打,还是如此。小倪厉声问:你怎么用我们河南记者站站长的电话号码?!那老兄说不可能!小倪说你看我这手机里存的有我们河南站长的电话,跟你这个一模一样!那人说不可能,我再打!我说你打到我的手机上吧。打过来一看,是1370+++2639,是挺熟的。不过我知道现在小段不用137的号,用的是河南的133的号。我也没有存小段的老电话号码,不知道他以前是不是用137,至少他已经很久不用这个号了。我们问你会不会买了我们河南站站长用过的号?他说不可能我这号已经用了七八年了!我们说这就怪了。
 
    我们看帕萨特老兄不像那种盗用手机号的人,就没再追究下去,双方商量好修车事宜,帕萨特老兄和我们四人一一握手。小倪说,你撞了我们,改天我请你喝顿酒。大家齐声大笑。
 
    回来的路上我们研讨了半天电话号码的事,才发现是小倪把河南站小段的电话号码往手机里输错了,小段在总社工作时的电话是133的,报社团购的,和那位帕萨特老兄的号只差一位数:一个133,一个137。寸就寸在小倪怎么就把这个理应很熟的133给输错了,因为133是全报社人用的联通号啊。更寸的是他错了一个数,就错成了这位追我们的帕萨特老兄的电话号码。我说:小倪啊,今天的事你也别觉得冤了,这场追尾是你早就预约好的,谁让你把人家的电话号码存到你的手机里呢!大家纷纷称是,于是决定去报社附近的草原兴发吃涮羊肉喝二锅头,庆祝这次“预约”以损失最小的形式兑现。
下图:11月4日星期五上午10时许,我们被困在了出京方向36.5公里处,这里离廊坊出口只有几公里远,但就是动不了。
下两图:京津塘高速成了拥挤的停车场。有趣的是,大车一般在最内侧的超车车道,小车多在最外侧的紧急停车带上
1131275810_small.jpg1131274566_small.jpg下图:人们纷纷从车里出来,一起发牢骚、互相打探消息,也互相安慰。高速路有点像“汽车自由市场”
1131275427_small.jpg下图:好不容易从天津回来,却在北京门槛上被“追”上了。看,这辆帕萨特紧紧咬着我们乘座的蓝鸟的尾巴。摄于京通快速八里桥收费站前。
1131274963_small.jpg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