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慈善捐款为零?安徽富豪大呼冤枉  

2006-02-25 16:2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善捐款为零?安徽富豪大呼冤枉
 
    25日,一篇题为《安徽富豪慈善捐款几乎为零 工薪阶层是捐款主力》的新华社电讯经***刊登后在网上广为流传。消息援引安徽省慈善协会副会长陈义明的说法:安徽省慈善协会平均每年所收款额在2000万左右,而这些捐款当中绝大部分来自省外、境外,源于安徽省富豪阶层的捐款几乎为零。
 
    26日,刚好在一个会上碰到一位来自安徽的民营企业家,就向他求证此事。这位已经创业26年、目前年缴税就达1.8亿的民营老板深感冤枉。他说,不说别的企业家,光是他的企业,累计花在慈善事业上的钱就接近3000万,所谓“安徽富豪慈善捐款几乎为零”的说法太离谱了。 
 
    两种说法为什么会差这么大?这位老板说,新华社这条消息只采访了安徽省慈善协会,介绍的实际只是安徽省慈善协会一家的募捐情况。而做慈善事业的哪里只是慈善协会一家?扶贫基金会、青少年基金会、红十字会等等都是在做慈善事业,“光彩事业”也有慈善性质。能说给这些机构捐款的就不是做慈善事业吗?但这条消息给人的印象就是安徽富豪没有做一点慈善事业。
 
     我问他,你都做了哪些慈善事业?这位老板说,他做的最多的是捐建乡村小学,目前已经捐建了80多所,每所一般给20来万。也有一些修路之类的善举。
 
    说到这里,他谈起做慈善事业的苦恼,主要是把钱捐给一些慈善机构包括地方政府不放心。他讲了个一位部长讲过的笑话:某部长想给家乡办件好事,找有关部门批了100万给老家那个乡修路。过了一阵子,家乡的干部又来北京找他要钱。他觉得蹊跷:那条路的情况他知道,100万足够了。于是他派人去调查,结果发现那笔钱经过省里、县里、乡里各有关无关部门雁过拔毛,最后用于修路的只有10万元!
 
    他说,为了保证他捐的每笔钱都用到地方,他每捐一所小学,除了请三级统战部门监督外,还派自己公司的人亲自去学校看施工的情况,按工程进度分批拨款。这样做很累,但没有别的办法。
 
    还有另外的令人哭笑不得的遭遇。一次他捐款修了家乡的一条路,回家探亲时一个老太太却指着他鼻子骂,说“本来好好的路,修什么修?”后来他了解到,原来道路拓宽后,占了她家20来平米的地。
 
    新华社的这条消息见报的当天,《中国经济时报》时评版刊登了魏文彪的一篇评论《慈善事业透明化才能激活善举》,似乎能为这位安徽老板的说法做个注脚。文章引用***的报道说,11月20日,湖南祁东县公安局抓获一名祁东籍人贩子,审讯得知,其拐来的婴儿均被以800元至1200元每人的价格,“销”往衡阳县社会福利院等处。而这些社会福利院买得婴儿后,一方面以此造册向国家申领抚养资金,另一方面则向一些外地福利院及个人以每名婴儿8000至3万元的价格“转售”。文章说,以从事社会救助为职责的福利院,竟通过倒卖被拐婴儿方式牟利,令人难以置信。而这些福利院所以能够得逞,很大程度上也与监管缺位有关。国家每年根据慈善机构收养人数划拨资金,人数越多即资金越多,是无良福利院倒卖婴儿的直接起因。而有关部门只管划拨资金,不予调查与审核,给这些福利院客观上制造了犯罪的便利条件。
 
    文章进一步指出,像这样在捐款与赠物分配环节舞弊与犯罪现象,近些年来表现得并非不猖獗。社会各界的捐款不少被有关部门挪作它用,甚至被相关人员贪污与瓜分;发往灾区与贫困地区的赠物常常“雁过拔毛”,其中比较好的部分总被掌握配发之权者截留自用甚至倒卖。所有这些甚至是半公开进行的掠夺行为,无一不令各界慈善人士感到寒心而又无能为力。不在少数的公民与企业,其捐赠积极性所以不高,相当程度上也与他们对捐赠钱物能否到达需要捐赠者手中感到担忧不无关系。
 
    这两天网上还有一篇题为《“被剥夺感”耗散企业慈善行为》的评论,从另一个角度讨论了 “中国企业吝于慈善捐赠”的话题。作者曹林介绍一位企业家的观点:在日常与政府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过高的关系成本让自己有一种“被剥夺感”,这让他对看上去很光鲜的慈善事业提不起半点胃口。这算是一个更新也似乎更另类的思考角度。
   
     为富不仁者有没有?有,可能还为数不少,我也听说过。不过一般来说,不管是出于良心需要还是出于维护企业声誉的需要,民营企业家们对慈善事业完全不关心、一毛不拔的并不多。只不过有的吝啬些,有的大方些;有的实用主义些,尽可能把钱花在媒体、公众看得见的地方,有的清高些,做了善事也十分低调、不事张扬。当然,我同意这样的看法:总的说中国公众和企业对慈善事业的捐助不多,尤其是民营企业家,对慈善事业还贡献太少,因此我想对老板朋友们说一句:富了之后更应该多做善事。
 
 
(写于27日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