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感冒,还是百姓吃药  

2006-02-25 16:3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感冒,还是百姓吃药 
 
    三年零十个月以前的2002年2月,我曾经发表过一篇评论《管制失灵,该谁挨板子》,评论的是两个地方政府所做的两件事:一是广西南宁市发布“禁摩令”,全市停止摩托车注册登记,并严令市内所有摩托车销售商一律停止销售摩托车;二是江西省决定“退出”烟花爆竹产业,使一个有着700多年历史的传统产业就此消失。南宁市出台禁摩令的基本理由是南宁市的摩托车数量庞大,加剧道路堵塞,影响交通安全,带来废气和噪声污染,影响城市形象;而江西省决定退出烟花爆竹产业的理由是这一产业频频发生恶性事故,造成多人伤亡。我的基本结论是:这两个地方政府把管制失灵的过错推到了企业和市民身上,本应想办法改进管制,却拿出了简单禁止的办法,侵害了公众利益。
 
    转眼快四年过去了,我沮丧地发现,这种“政府感冒、百姓吃药”的现象正在以惊人相似的面目重演,换句话说,四年来,我们在这方面似乎没有什么进步。
 
    最新的例子是,从12月12日开始,北京市交管部门对八达岭高速路和110国道分段限行,除运送生活必需品的车辆外,禁止大货车通行。同时,111国道部分路段也将禁止货车通行。
 
    北京市的媒体报道说,禁止大货车通行,主要是针对八达岭高速“12·4”事故而采取的措施。“现在一些大货车司机超载或严重超载等违法行为,不但影响道路的安全,甚至还带来对环保等各方面的影响。八达岭高速路作为一条旅游路线,代表着国际形象,因此市交管部门下决心要治理好这条路。”
 
    此前两天的12月10日,国家安全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在国务院河北唐山刘官屯煤矿事故调查组成立会上表示,国家安监总局提出至少要关闭四千个煤矿,已经落实到各个产煤省。再往前的12月3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在七台河召开的“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东风煤矿‘11·27’特别重大爆炸事故现场会”上表示,“未来3年内,中国要基本解决小煤矿的问题。目前,中国有约2.4万个小煤矿,到时最多剩一万个,平均每年减少4000多个。”
 
   广东省8月份已经开始实践李毅中和赵铁锤所说的关闭煤矿的政策措施,其手段之“果断”令人叹为观止。据12月7日的中国经济时报报道,广东梅州“8·7”特大矿难发生后,广东省对全省煤矿进行停产整顿,广东清远市委、市政府在没有进行任何检查及验收的情况下,于2005年8月16日至19日,出动市委、市政府几大班子以及公检法部门数百人,采取“一刀切”、“四不见”(不见厂房、不见井口、不见设备、不见人)的铁手腕,炸毁了清远市下辖的连州市、阳山县的51家合法煤矿,且不允许拆设备,造成各矿井价值几十万以至几百万的设备埋于井下,同时用大型机械铲平所有建筑、捣毁所有生产设施,给经营者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交通事故也好,煤矿安全事故也好,偶有出现并不奇怪,也不可怕,但频频出现且“级别”越来越高,就该好好检讨了。谁来检讨?政府。不是企业,也不是百姓。因为一辆车出事,可能是车主的事、司机的事,甚至是过马路的市民的事;但多辆车连连出事,肯定是政府及其下属部门的事,要么是道路设计有问题,要么是交通管理有问题,要么是汽车安全性能有普遍性的问题,而这所有问题都与政府监管不到位有直接关系。煤矿也一样,不管是无证开采还是各项证照齐全开采,矿难此伏彼起肯定是政府的责任。
 
    这么说,是因为交通安全也好,煤矿安全也好,都属政府管制的职责范围,政府没管好,管而无效或收效甚微,就是管制失灵。
 
    经济学上把管制分为经济管制和社会管制两类。经济管制是指对价格、市场进入和退出条件、特殊行业的服务标准的控制。对公用设施的管制以及对运输、金融、电台电视台的管制属于经济管制。社会管制主要用来保护环境以及劳工和消费者的健康和安全。交通安全、煤矿安全应属社会管制的范畴。
 
    出现了管制失灵,该找谁算帐?找政府,找政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如何解决管制失灵?还得找政府,由政府出面弥补过失,改进管制。
 
    但我们看到的政府的对策不是改进管制,而是简单的禁止。四年前如此,今天依然如此。
 
    禁止是容易的,但这样做公平吗?
 
    当然不公平。以北京市交管部门出台的禁止大货车通行八达岭高速来说,我们知道,12月4日的事故原因是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撞上了一辆中巴从而导致悲剧,采取禁行措施除了对肇事的那辆大货车及其司机还算公平外,对所有的汽车运输企业、所有的大货车司机、所有要依靠汽车拉货的的货主,一句话,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是不公平的。***的报道说,“北京八达岭高速限行大货,110国道拥堵30公里”。那些在寒风中排了30公里长队的大货司机们,还有他们背后的运输公司在承担着北京市交管部门一纸禁令的成本。至于那些已经被关闭和即将被关闭的煤矿,如果是证照不全、安全指标不合格者还算死得其所,但那些只是因为碰上了关矿风暴就被取缔甚至炸掉煤矿的合法开采者(像广东清远市的51家合法煤矿),难道就该自认倒霉?
 
    接下来一个问题是:以前的问题就此解决了吗?
 
    回答这个问题不需要高深的知识,只需要常识。说禁行大货北京的交通事故就会减少,八达岭高速就不再死人,说2.4万个煤矿关掉1.4万个就不会再有矿难,谁会相信?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