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普查动摇中国经济研究诸多论断  

2006-02-25 16:52:11|  分类: 宏观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普查动摇中国经济研究诸多论断
 
      昨天与一位从事经济研究的朋友聊天,谈及前几天发布的全国经济普查结果,他叹道:哎呀没想到差那么多,经济中的好多关系都得重新考虑,真让我们这些搞研究的人尴尬!
 
      利用这次普查资料测算,2004年我国GDP总量比年快报多出2.3万亿元,增加了16.8%。多出来的这2.3万亿,93%是第三产业“贡献”的,数额为2.13万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漏统计了48.7%)。
 
  这样一来,“带来”的直接变化就是中国三次产业结构的比例变化。第一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15.2%为变为13.1%,降低2.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52.9%降为46.2%,降低6.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由31.9%上升到40.7%,提高8.8个百分点。
 
      公众或者说媒体比较关注的是由此出现的中国经济总规模在世界位次的上升(从第七到第六)。国家统计局官员比较强调的是“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的地位丝毫没改变”,“不能因为普查增加了一点GDP就沾沾自喜”,也“不能因为经济普查增加了一点第三产业的数量,就改变了大政策”。一些学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声称“不意外”,早就觉得中国服务业被低估了。
 
  不知道这些学者是不是真的早有预见。在我的印象里,公开发表文章质疑中国服务业被低估的学者似乎并不多见,倒是看到不少为中国服务业发展过慢忧心忡忡的大作。最近(12月13日)钱颖一先生曾在一个论坛上发表过中国服务业可能被低估的言论,但由于12月6日国家统计局已经发布普查第一号公报,且此前多日已经传出此次经济普查发现三产漏统严重的消息,我猜想钱先生可能获得了这个消息。如果钱先生当时对普查情况尚不知情,那倒是一位在这个问题上感觉准确的学者。
 
    不管有先见之明也好,没有想到也好,统计局的数据出来后,严肃的经济研究者应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GDP总量16.8%的误差不是个小数,第一二三产业比例的变化也不是小数,第三产业48.7%的误差更不是个小数!
 
    正如统计局说,三产比重的提高带来了一系列重大比例关系的变化: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从36.3%上升到37.8%;固定资本形成对GDP的贡献率从52.9%降低到48.1%;净出口对GDP的贡献率从9.1%下降到6.3%;固定资产投资额与GDP之比也从51.5%下降到44.1%;用来评价资金流动性的指标M2与GDP之比从1.85倍下降到1.58倍。用支出法核算的消费率、投资率、固定资本形成率等一系列指标也都会发生相应的变化。

  此外,普查也带来了一些宏观指标的变化,如:万元GDP综合能耗从1.58吨标准煤下降到1.39吨;电力弹性系数从1.53%下降到1.44%;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从19.3%下降到16.5%;财政支出占GDP比重从20.8%下降到17.8%。
 
     上述重大比例关系的变化和宏观指标的变化告诉我们:事实上,此次全国经济普查结果动摇乃至颠覆了有关中国经济研究的多个重要论断!
 
 
      首先是中国经济崩溃论。该论断的主要论点是中国经济增长是虚假的,是统计泡沫造成的幻象,主要依据是中国银行体系的不良资产问题严重,占GDP比例过高;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过度依赖政府投资,越来越依赖外资。
 
      其次是中国外贸依存度过高论。有人按外贸出口额占GDP的比例简单计算中国的外贸依存度已达70%,并认为外贸依存度过高危及经济的可持续性,一旦外贸环境恶化,整体经济将下滑。
 
      第三是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论。最终消费对经济的拉动太少。这是严控固定资产投资的理论基础。
 
      第四是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过高,风险过大的说法。
 
      第五,中国第三产业发育太慢,比重过低,对经济拉运作用太弱的论断。
 
      当然,也有一些论断获得了更充分的支持,如我们的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更低了,R &D(研发)费用占GDP的比重也更低了,而私营经济对就业的贡献度更高了。此外,有学者指出,鉴于在最新的GDP数据中服务类价格增长速度快于生产类,通货膨胀可能被低估了。              
 

      有媒体提醒读者,普查数据的变化与百姓生活并无直接关系,只不过是让百姓更准确地认识经济总量而已,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有两种人绝对不应该小视此次普查结果,一是决策者,二是中国经济研究者。

      有关方面说宏观经济政策不会也不应因这次普查而有所调整,真是给人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政策制定的重要依据就是统计数据和各种重要比例关系,发生如此重大的数据调整,居然说政策不应调整?正确的选择恐怕正是重新审视多项政策,包括控制投资的政策,否则,决策的科学性从何说起?退一步说,即便不做方向性的调整,连技术性的调整也不需要吗?

      至于那些从事中国经济研究的学者,不管以前有没有感觉到对三产的低估,看到国家统计局的经济普查报告后都没有理由“不意外”:统计部门已经正式公告统计数据有如此重大的遗漏,天天靠统计局的数据推论来推论去的学者,难道不觉得自己的研究有些可笑?难道不该根据新的数据重新检讨自己的种种论点、论据、结论?

      对比国外舆论重新审视中国经济的热烈讨论,我觉得,中国的经济理论界似乎过于冷静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