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听北京新年音乐会的遗憾  

2006-02-25 16:5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北京新年音乐会的遗憾

    12月31日晚上,去人民大会堂听2006北京新年音乐会。

    一两年没听音乐会了,整天忙忙碌碌,几乎忘记了生活的真正目的。昨晚总算没有太多事,实在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沐浴一次音乐,让身心陶醉一次、“洗涤”一次。

    女主持人称,此次北京新年音乐会已是第十次。每年的今天,北京人都有机会享受一场音乐盛宴。听完音乐会我的感觉是,音乐是好音乐,指挥、演奏、演唱者也都够水准,尤其是谭利华指挥的柴科夫斯基的《1812序曲》,合唱团的《猎人合唱》,莎拉·布莱曼的《卡第斯少女》、《随时随处》、《告别时刻》,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全场听众在主持人的指挥下共同为新年钟声倒计时,也让人颇有些辞旧迎新的激动。

    但我还是很遗憾,在2个小时的音乐会中间情绪不好。

    当晚的北京新年音乐会连演两场,我听的是第二场。票上注明开始时间是22:30,并注明“请着正装出席”。由于担心长安街堵车,我一早就从北郊的平西府出发,到天安门广场西侧和人民大会堂北侧交叉口时才21:30,还有整整一小时。远远看见有警察拦着路口不让车往大会堂东门那条路走,心想大概是时间没到,可能过会儿才开放,那就绕个圈再过来吧,也权当兜兜风,看看长安街上的灯火。

    于是开车沿长安街往东走,到正义路口右转,绕到前门大街,一直走到宣武门,再从宣内大街走到长安街上。看看时间是21:45,心想走过去正好,就再次向东去大会堂。到了大会堂北侧,发现右转去大会堂东门的那条路堵得厉害,许多车等得不耐烦,从没有施划车道线的右侧路边开了过去(那里行车道之外的路面很宽,不过平时谁也不敢擅自走),我也开车凑过去,走近了才发现是警察拦着车不让进。但少数车却放进去了。我想,是不是没有音乐会请柬才不让进啊,我们有请柬应该能进吧。这时隐约听到警察在高声喊着什么,我打开车窗,才听清楚“没有广场车证都不能进!”

    原来这样啊,我赶紧扭头往东走,照刚才“兜风”的路线,走到正义路右转上前门大街,到供电局(我不知道那个地方还叫不叫供电局)那个路口往大会堂西侧路去,打算把车停在大会堂南侧,我记得那里有车位。过去一看发现根本没有地方停,车位太少。掉头到大会堂西侧,发现那里虽有停车场,也是没车证不让停。等我把车再掉头想停到大会堂西侧对面也就是大剧院那面儿的路边时,发现那里马路牙子上早停满了车,而且路边还停着一辆交警的拖车,虎视眈眈地,随时准备拖走违章停放的车辆。

    我只好继续南行,一直走到西交民巷,才在中国记协附近的路边人行道上找到个停车位。虽然看到小街上“人烟稀少”,很有些担心车的安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上了排挡锁锁好车门,匆匆忙忙就往大会堂跑。到大会堂南侧,发现那里早已用绳子拦起了一条窄窄的通道,人们在那里被要求存包,然后经过第一次检票,经过长长的绳子拦起的通道走到大会堂东门。我到东门时,已经是22:20,离音乐会开幕还剩10分钟,但东门外的台阶上还排着长长的等候进场的听众队伍。我知道那是要等候安检。这时只听工作人员大声吆喝着:“排好队,两人一排!提前把票打开!”语气生硬,我注意到没有“请”之类的用语。

    上午北京刚下过雪,夜里十点多的天安门广场很冷。一个排在我前边的女士对同伴说,幸亏没穿正装,这要是有谁穿个晚礼服,不倒在这儿才怪!我看了一下前后左右,发现大多数人都穿得挺厚,也有少数年轻人穿得单薄,在寒风中发抖。

    总算通过了安检,总算进了场,此时已经是22:35分。我很不好意思地请边上一位男士起身让我们通过,坐到座位上。按照音乐会的规矩,演出开始后到场的听众是不能进场的,须等幕间休息时才能进去,以免影响演出和别人欣赏演出。但我们进场时,还有大约1/3到半数听众因安检太慢而未能入场,这些人在寒风中等了十几二十分钟,不少人有了一肚子气,不大可能因注重礼节而不入场。

    我们坐下后,还有大批观众陆续进场,场内乱哄哄的,很像是电影院开场前的景象,台上的音乐也就显得一点也不高雅,连音响效果也跟放录音差不多了。我看了一下表,直到23:00,演出开幕半小时后,还有零星的观众进场。

    我注意看了一下周围,几乎没有一个人穿正装,男女老少大部分穿羽绒服,脱下外套的男士都是穿毛衣或夹克,一身西服革履的我成了极少数极少数,前排一位女士回头看了我一眼,跟她的男伴嘀咕了几句,那男的也回头看我一眼,好象看西洋景。两个小时的音乐会期间,坐我右前方的一名男子常常听到兴奋处就大声喊“好”,并辅之以嘹亮的口哨。场上多次出现演出中的掌声,张也和一位外国戏剧男高音(恕我没记住他的名字)合唱中国歌曲《牧歌》时,观众的掌声盖住了张也的歌声。偶尔还能听到手机铃声。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遗憾。我在北京音乐厅听过音乐会,在保利剧院听过,在中山音乐堂也听过,从来没见到过像大会堂的北京新年音乐会这样秩序混乱。当然,更没有入场前因停车问题而不知所措的经历。入场前找停车位已让我很累(估计很多人我和感觉一样),入场后音乐会上的情况又让我觉得很“乱”,因此,我完全没有找到陶醉于音乐、洗涤心灵的感觉。(写于1月1日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