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行政经费猛增并不意外  

2006-03-07 00:47:0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政经费猛增并不意外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接受该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们不少党政机关用钱上大手大脚和铺张浪费的现象非常严重。我国行政管理经费增长之快,行政成本之高,已经达到世界少有的地步。”

任玉岭的相关提案中有这样一组数据:“从改革开放初期的1978年至2003年的25年间,我国行政管理费用已增长87倍。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78年仅为4.71%,到2003年上升到19.03%,这个比重,比日本的2.38%、英国的4.19%、韩国的5.06%、法国的6.5%、加拿大的7.1%、美国的9.9%分别高出16.65、14.84、 13.97、12.53、11.93和9.13个百分点。而且近年来行政管理费用增长还在大跨度上升,平均每年增长23%!”

任委员所说的情况的确触目惊心。但应该说,这样一组数据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我们从日常生活中就能感觉到:中国的“官”相对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来说太多了。多个和尚就要多碗粥,行政经费不停地迅速增长也就在所难免了。

当然,我这里说的“官”是广义的公务员,准确地说叫财政供养人口。这些财政供养人口都是要吃财政饭的,都是行政经费增长的因素。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的王健教授曾对中国财政供养人口的多与少问题做过研究。他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说过,每个国家公务员的范围不一样,因而可比性也较差。美国公务员是除政治任命以外的政府部门所有工作人员;法国公务员是政府、公共机构、公立医院工作人员、中小学教师;英国公务员是指非经选举产生和非政治任命的常任文官;日本公务员包含政府系统的公职人员、国会、法院、国立学校与医院、国营单位所有人员。中国公务员狭义上是指各级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数量为500万人;广义的公务员指各级行政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数量为1053万人。国家公务员与总人口的“官民比”:美国1:12;法国1:12;日本1:28;英国1:125;中国狭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256,而广义公务员的“官民比”为1:122。

财政供养人员可以说是更广义的公务员,是可以进行国际比较的。中国财政供养人员包括各级行政机关、政党机关和社会团体及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其数量为4000多万人,与总人口的比例为1:26,低于美国的1:12;法国的1:12;日本的1:23;英国的1:24。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财政供养人员不多。王健认为,公务员规模是否适度规模,不仅需要考虑“官民比”,而且要考虑公务员在促进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公务员的行政效率,即考虑经济因素。分析公务员适度规模的经济因素的指标是公务员人数与GDP的比例,即“单位GDP的公务员数量”。财政供养人员同GDP之比,中国39人/百万美元GDP;美国为2.31人/百万美元GDP;法国3.46人/百万美元GDP;日本为1.38人/百万美元GDP;英国1.58人/百万美元GDP。按财政供养人员比较各国单位GDP的公务员数量,中国公务员数量是最多的。

王健提供的这个数字可能没有考虑汇率因素。但即使按购买力平价换算,中国的单位GDP财政供养人数也至少相当于美日英法等国的十几倍。

我们国家的行政经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太高,除了财政供养人数超过经济发展水平这个因素外,政府支出缺乏制约也是重要因素。记得2001年我去美国访问,经费来源是美国政府的一个交流项目,所有日程都是半年前就安排好的,去哪里可以租车,去哪里只能坐地铁,都在计划中,不能做一点更改,因为经费预算是国会在一年前批准的。不管去政府机构还是去半官方吃财政拨款的机构,从来没有公车接送、公款请吃饭的。我们中国的地方政府呢?领导一高兴对投资商可以警车开道,免费高级酒店招待,更不用说公款宴请了。

我查了一下统计年鉴,2003年中国最终消费是67442.5亿元,其中政府消费是14764亿元,但2003年纳入政府采购范围的只有1000多亿元,仅占政府消费的不到1/10。何况这1000多亿元还包括一部分投资支出。纳入政府采购的,还有个政府采购法起点监督制约作用,其余没有纳入的1.3万多亿,基本就是行政长官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要不怎么不管国内企业还是国外企业都喜欢跟中国和地方政府做生意呢?那生意做得痛快啊!搞定一个领导就搞定了一个地区的政府消费和投资,哪像别的国家,政府花钱还得国会审批,多麻烦啊。

财政供养人口多,还有许多人拚命地往那个圈子里挤。因为那是铁饭碗啊。当今中国,这样的铁饭碗在企业已经难找了。于是就出现一个乡镇有三四百个吃财政饭的人的情况。

其实任玉岭还忽略了另一群虽不直接吃财政饭却同样加重百姓负担的人:寄生于政府职能部门或垄断行业的准政府部门——即所谓的市场中介组织。他们往往打着服务的招牌行揩油敲诈之实,不仅不能作为润滑剂提高经济运行效率,反而阻碍经济正常运行。原因很明白:他们不是应市场需要而生、不是企业或消费者自发组建的中介组织,而是二政府、二次垄断。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