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河  

2006-05-06 20:26:0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河(多图)

    “五一”那天下午,阴了大半天的天放晴了,我带两个侄女去村南的河边玩。

    我家乡的这条河叫澧河。这条河可与湖南的澧水毫无关系,她是淮河上游的一条支流。澧河从我们村的南边流过,一直向东,在漯河与淮河的另一条支流沙河汇合,形成水势更大的沙河继续向东,在周口附近与颍河汇合,再向安徽流去,在安徽境内汇入淮河。“漯河”非河,而是指澧河与沙河交汇的这个地方,漯河的“漯”字即两水交汇之义,“漯”字在汉语中仅用于“漯河”这个地名。 

    三十多年前我在家乡度过童年时,澧河是一条非常美丽的河流。平时,河水深处齐腰,浅处及膝,水极清,水底的沙子、贝壳清晰可见,还有许多小鱼小虾。汛期涨水时,水量之大却也十分可怕,河水满槽时河面有一里多宽,河水浑浊,湍急的涌流和巨大的漩涡看得人眼晕,河面上不时漂来从上游冲下的大树和牲畜。1975年8月澧河水漫过河堤进入我们村子,全村房屋全部被冲毁。
 
    好在澧河多数时候是宁静的。宁静的澧河可以举着衣服趟过,也可以乘渡船渡过。模糊记得那渡船过渡的资费是一两分钱,但我们村的人坐船却不用掏钱,大概因为那撑船的是我们村里的人。至今我还记得,夏日的晚上趟过澧河去对岸的九街镇(那时叫公社)看露天电影的情景。
 
    印象最深的是靠我们村的河北岸有一片百余米长数十米宽的沙滩,沙子很细,呈黄褐色,现在想来其美丽和细腻决不亚于北海或三亚的海滩,只是面积没有那么大而已。小时我常和伙伴们在沙滩上玩耍,堆沙丘,捡漂亮的鹅卵石,或者在沙滩上挖一眼小小沙井,看着清清的河水慢慢从沙下渗出。夏天我们会在河里洗澡,洗一会躺在沙滩上晒一会儿,或者让伙伴用沙子把自己的身体埋起来,只露脑袋在外,仰望蓝天和天上慢慢飘浮的白云。 

 而今,那片沙滩早已消失,连河床里也难得找到沙子了。 

    沙子是被人们挖去盖房了。我小时候就知道有人去河里挖沙子拌混凝土用来盖房,但那时盖新房的人很少,用得起水泥的人家也少,因此,那时的挖沙无碍沙滩的存续。大约从1980年代中期起,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盖新房的增多,挖沙的规模很快增大,十来年后,河里就没沙可挖了。挖沙不仅消灭了美丽的沙滩,也威胁到河堤的安全。听村里人说,几年前澧河又发过一次较大的洪水,我们村那段河堤差一点决口,后来是上游出现一处决口,才救了我们村。
 
    但沙子越少越值钱,直到现在还是有人做挖沙生意,挖的是河坡里耕地下边早先被埋没的沙子(河堤很宽,上部有几十米到百米宽的土地在不发水时可以耕种,称为河坡)。我那天带侄女去河边时,循着一条小路去河边,没想到好好的路居然被一条十几米的深沟截断。那便是挖沙挖出的坑。听说前几天有人挖沙时塌方,差点把挖沙的人埋进去,因此做这生意的人这几天雇挖沙工颇不容易。我问乡亲是谁在做这生意,就不怕再发水时决堤吗?回答说自然是有权势的人,因此也没人管。
 
    我已经十八年没到澧河边来了。去年两次回家,一次是送父亲的骨灰回家,没有心情去河边;一次是赶上河里涨水,浑浊的河水有半槽之多,也就没有去看。这次到河边来,看见沙滩没了踪影,河床里也没了沙子和贝壳,没了小鱼小虾,很是怅然。河上架起了桥,渡船早已没了踪影,虽然交通方便了,却也少了那一点诗意。好在河水依然清澈,水量还不小,比我预想的好,算是有所安慰。可惜没到夏天,水还很凉,要不我真想跳进河里,尽情地游一会儿。
 
    河中间不知何时淤积出了一个小沙洲,洲上灌木从生,倒是添了一个景致。河边有妇女在洗衣,有儿童在玩水,上游两岸的河坡上都有人放羊。这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一边放羊一边看书的情形。一位放羊老汉坐在河坡的草地上很是悠闲,我就给他拍了张照片。攀谈起来,才知他是我们村的,按辈份他该叫我“叔”(我的家族在村里辈份很高),他的侄子和我大弟是同学,只比我低一届,上学时都很熟的。现在他侄子在河南师大工作。我问他多大年纪,他说七十多了,但我看他身体很好,看上去像是六十多岁的人。
 
    回家的路上,看到河坡里的麦子长得喜人,一种熟悉的香甜味道直扑心脾。那是小麦灌浆的气息。我家乡这一带小麦成熟是阳历“六一”左右,再过一个月,就要割麦了。

 图1站在上游河坡上拍摄东去的澧河

10b54c8c7b5.jpg

图2往西看,澧河在那里拐了个弯,我们叫它“西河湾”
10b54c9a93f.jpg 
 
图3  河边的放羊老者,今年七十多岁了10b54cc04be.jpg
 
 
图4  在河边玩耍的这两个小女孩是我的侄女
10b54cda517.jpg
 
   图5  河边洗衣的妇女和玩水的儿童
10b54cf4bb1.jpg
 
 
图6  这个季节油菜已经结荚,但这丛油菜仍开着金黄的花
 
 
图7  河坡里绿油油的麦田,散发出醉人的香甜气息
10b54d1147c.jpg
 
 
图8  河堤上这户人家大概很爱美,种了这许多好看的花10b54d268a7.jpg
 
 
图9  我们村面向澧河的村口。两边尽是钢筋水泥的两层楼房,但我却喜欢原先那种青砖蓝瓦起脊的传统民居
 
10b54d36148.jpg 
图10  村子北边也有一道河堤,那是泥河洼蓄洪区的库堤。堤内便是近百平方公里的泥河洼。这里土地肥沃,粮食产量很高,但由于是蓄洪区,秋季收成没有保障。一旦出现洪灾,这里会开闸蓄水,秋作物便颗粒无收。10b54d6a22b.jpg
 
图11  泥河洼东西长十几公里,南北宽五六公里,听说有动议把这里蓄满水作为水库,以保漯河用水。届时,这里将发展水产和旅游业。不知此说是否属实。如果真有这样的计划,应该征求泥河洼周边农民的意见,即便不搞全民公决,也应该认真开个听证会
10b54d7ad95.jpg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