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月  

2007-09-27 00:48: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月

 

 

已是夜里11点多钟,我没有一点睡意。

从早上6点20起床到现在,一直没有停下忙碌,开了900公里近11小时的车,下午6点多才到姐姐家,吃过饭后又去看同村的五姨和五姨夫,至今却没有睡意,有点不正常。

我搬了把藤椅,坐在姐姐家二楼的走廊上,仰头透过窗户看月亮。

故乡的月亮,似乎有二十多年没有认真看过了。

故乡的月亮显然比北京的亮。亮亮的八月十六的月亮照着故乡的街道、街道两旁挨边的二层楼房,还有楼房后边的树木,天幕因为月光太亮的关系而不再蓝得深邃,而是一种泛白的淡蓝,月亮周围可见块块白云。

近些年,在北京似乎没有看到过明亮的月亮。除了天气的原因、空气的原因,大概还因为北京每天晚上地面上都是灯火辉煌的——连我所居的郊区的小区也是如此。背景光太强,以至于月亮(更不用说星星)的光辉从来都是黯淡的。记得小时候,常有夏夜露宿场院的经历,母亲曾出过“青石板,板石青,青石板上钉银钉”的谜语让我们姐弟猜,那谜底当然便是繁星点点的夜空。我想,母亲出过的谜语如果我再拿来给我的儿子,他怕是猜不出来——现在,客居北京的我经常在入夜后在小区散步,在晴天,也只能看到一两颗星星,满天繁星的夜空从未见过。

总算又看到了故乡的月亮。想想高中毕业上大学离开家乡24年,期间回家十数次,却直到今天才认真地看了回故乡的月亮,真有些悲哀。不知这些年自己都在忙些什么?生活的意义在哪里?

看到故乡的月亮,真好。可是,这个月亮还是24年前的月亮吗?

浓浓的焚烧秸秆的烟味充斥在村庄的上空,有些呛人。下午在回家乡的路上,我已看到多处焚烧苞谷秆的烟火。姐姐告诉我,现在大家都这么处理苞谷秆,因为已经没人用它烧火做饭——都改烧煤球或煤气了,苞谷秆烧掉做肥料是唯一的办法。政府虽然不允许,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所以结果还是焚烧掉。

家乡变化太大了。儿时被澧河隔开、只能靠渡船发生联系的我们村(包庄)和对岸的九街镇,现在被一座水泥大桥连成了一只哑铃状的双子村镇。每天有好多班来自漯河、舞阳的班车经过被这座大桥连通的九街和包庄。以餐饮、零售为主的服务业在河两岸迅速发展起来。姐姐家招待我的晚饭就是从九街的饭馆中买来的成品(有趣的是,今天去买菜的弟媳和外甥与饭馆主人聊起来,得知她居然是我的高中同学)。

人们富裕多了,村庄以及周边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几乎家家住上了楼房,两条主要街道铺了沥青。农用车和汽车多起来。澧河河水不再清澈见底,岸边的银色沙滩已经消失,到河边散步,我已经找不到多少儿时记忆的影子了。小时常常游泳、钓鱼的村中心的池塘,已经成为垃圾臭水池。

好在天空还是蓝的。附近好像没有大的工厂,工业污染还不重。侵蚀土地的城市化好像还没有化到这里。如果从现在起注意处理生活污染,保护环境,月亮还会亮下去,夏夜的天空还会有繁星点点。衷心希望环境问题有转机。

可是,给我们出谜语的母亲已经去了,再也不回来了。转眼,老人家走了整整一年了。

真希望,繁星点点的故乡的夜空,有母亲在上边。她老人家慈祥的眼睛,能够看到儿子正坐在窗前,仰头寻找她。(26日夜写于舞阳包庄)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