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能源报道与市场化改革  

2006-02-25 13:2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源报道与市场化改革

 

 

    刚刚过去的一年,是我国能源报道空前活跃的一年。世界范围的石油价格持续飙升,波及全国、贯穿全年的电力紧张和煤炭紧俏,加上部分地区、部分时段出现的天然气供应紧张,形成了互为联系、互相激荡的能源新闻高热区。直到2005年头两个月,这片高热仍未消退。由于能源供应紧张是这个时期的“主旋律”,多数能源报道的关注角度是市场供求趋势。不过,也有相当一部分报道把关注点聚焦在能源产业的体制性问题上,为读者提供了了解和研究能源生产、供给、需求的另一片视野,丰富和深化了转轨时期的能源报道。

 

揭示煤电矛盾:能源市场化改革报道的成功切入(小标题)

 

从网上搜索2004年全年及2005年初的能源报道,我们会发现煤炭和电力矛盾的报道在各新闻媒体尤其是经济类媒体的能源报道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其体裁也明显偏于“重型化”,大都是综述、新闻分析、记者调查之类的重头报道。以笔者所在的中国经济时报来说,专门分析煤电矛盾的深度报道从20041月至20051月就有30多篇。200412月,经济日报社和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联合全国10余家主流经济媒体共同推出的《记者见证2004中国经济》系列报道,其中第二集回顾2004年煤电紧张状况的《破解燃“煤”之急》,也是从煤电矛盾入手,并落脚于煤电矛盾能否化解、如何化解。

媒体之所以把较多的报道资源用于煤电矛盾,是因为这一对矛盾反映出中国能源领域的许多体制性问题。也可以说,梳理一下煤和电的矛盾,就能大致看出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方向、进展和难点。

中国的能源生产、经营和消费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庞大领域,说它复杂,是因为它所涵盖的电力、煤炭、石油、核能等各个子产业,分别处于非市场化、很不充分的市场化和较充分的市场化阶段,各个子产业由于历史原因以及其战略性的高低,采行了差异很大的投资、生产和经营管理体制。有的是有自然垄断特征的行业,一直沿用国有垄断体制;有的虽无自然垄断特征,却也仍然沿用或在大部分领域保持了行政性垄断;有的已经全面放开市场准入,民营资本已经进入其投资、生产和经营各个环节。其中煤炭和电力这两个产业,十分典型地体现了能源领域内部市场化程度的巨大差异,为新闻媒体的能源报道提供了丰富的选题。

煤炭和电力这两个行业,前者已经全面放开,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和生产、经营的市场化;后者刚刚开始发电厂和电网分开以及国家电力公司所属发电厂拆分的改革,但电厂之间竞价上网的改革尚未展开,电力零售环节的市场化改革则根本没有时间表。简要地说,一个市场化程度已经相当高,另一个市场化只能说是刚刚试水,计划经济的色彩还相当浓。而这两个行业又是关联度非常高的上下游产业——大约60%甚至更高比重的煤炭要供给火电厂用于发电。因此,人们将这两大行业的关系称为“市场煤与计划电”的关系。在电力和煤炭供应均比较宽松的前些年,煤和电的矛盾虽然一直存在但没有爆发,因为在买方市场特征明显的背景下,煤对于电这个最大的用户不敢得罪,在价格上吃些亏也只能忍气吞声。从2003年开始,电和煤的供应都开始紧张起来,尤其是2004年,煤电油运全面紧张,煤和电这一对交易者的地位发生了变化——现在是煤炭的卖方市场了。煤矿不想再忍受发电企业用煤价格明显低于其他用户用煤的事实,要求发电厂将电煤价格提高到与市场价接近的水平,至少也要在现有水平上明显提高。但电力企业对这一似乎十分正当的要求却不愿接受,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电力价格是国家控制的,发电用煤涨价了,发电厂却不能通过电力涨价的方法消化(或者说转移)成本上升因素,这笔损失谁来弥补?

2004年以来的能源报道,围绕“煤电顶牛”做了许多文章。这些报道较为充分地介绍和剖析了煤与电矛盾的历史、现状、症结,为决策部门化解煤电矛盾提供了有益的参考。需要指出的是,多数报道的调子是“市场取向”,即不能总是让“市场煤”迁就“计划电”,而应加快电力领域的改革,用市场的方法解决电力投资、生产、销售与原料(主要是煤炭)供应、电力需求之间的矛盾。这种倾向无疑是正确的,但如何加快电力市场化步伐,其间应该注意什么问题,还有待今后的报道继续给以更有深度的回答。

 

能源改革报道的弱音部:如何打破石油垄断(小标题)

 

相对于煤电矛盾的报道,石油及其相关领域市场化改革的报道却比较弱。绝大多数石油报道的关注点都在国际而不在国内,这与2004年石油市场的波动主要源自国际有关,也与国内石油及其相关产业的改革步伐较慢、人们对这方面的改革比较陌生有关。

石油及相关产业涉及石油开采、石油炼制、石油及成品油进出口、批发及零售诸多领域。总地说,这个庞大领域还带有相当浓厚的国有垄断色彩,而过高的垄断程度不利于国内广大石油消费者,也不利于国家的石油安全。

石油及相关行业原先完全是国有垄断经营。大约在十年前,民营资本开始进入小规模的石油开采和成品油零售领域。加入WTO之后,我国政府陆续引入成品油及原油非国营贸易机制,打破了原先中石化、中石油等四家国营贸易企业对原油及成品油进口专营的格局。从政策上看,现在民营企业似乎已经可以进入石油开采、原油及成品油进口、成品油国内经营等领域。但事实上,民营资本进入上述领域仍相当困难,上述领域的市场化程度仍十分低。

从石油开采上说,国家对境内石油、天然气资源实行区块登记制。有资格去申请区块的企业,只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石油巨头。因此,目前在国内从事石油开采的民企基本上是咀嚼中石化、中石油的“残羹剩饭”。民企即使可以去国外采油,也不能顺利进入国内市场。因为按照1999年发布的有关文件规定,国内各炼油厂(包括社会炼油厂)生产的成品油必须全部交由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的批发企业经营,各炼油厂一律不得自销成品油。

从成品油零售说,两大集团控制着油源和定价权,在成品油销售上实行内部价格,致使许多民营油商在经营和资源方面成了问题。除了油源和批发价这个心病外,申请新建一个加油站必须经过十四五个部门的繁杂手续,门槛很高。成品油批发的门槛更高。

从石油及成品油进口来说,虽然已有25家民营油商上了《石油、成品油非国营贸易进口经营备案企业名单》,但按照有关规定,从海外进口的原油必须拥有两大集团发放的排产计划,否则不许入境。处于弱势的民营油企不得不将进口配额转让,或将进口代理转交。

2004年的部分媒体的报道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有一定深度的揭示,但总的看,频度和深度均不够,尤其缺乏扎实的调查。对去年石油及相关领域改革报道稍加梳理,我们可以发现,与民营经济有着较密切联系的媒体、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媒体、专业财经媒体对这一领域较为关注。而政府背景较浓的媒体、一般大众传媒尤其是都市类媒体对这一问题很少关注。

需要指出的是,石油及相关产业的市场化改革是大势所趋。从油品经营上说,既然已加入WTO,就无法回避市场的全面开放,与其被动地对外资开放,不如先行主动对国内民资开放;从石油开采上说,本身不具有自然垄断特征,国际上诸多知名石油企业也并非国有,而保证国家石油安全,也并非靠国有垄断就能完全达到。因为中国对国际石油市场的依赖将越来越强,而国有石油企业不论是到国外买油还是开采石油,都可能付出比民企更高的成本,并可能受到非经济因素的制约,这一点,已为近两年我国国有石油企业“走出去”出师不利所证明。因此,石油及相关产业打破垄断、引入更多的竞争,应该是媒体尤其是经济类媒体报道的重要领域。

  

 

 

能源市场化改革的复杂性与能源报道的分寸把握(小标题)

 

如前文所述,能源是一个包含诸多子产业的复杂而庞大的领域,其不同产业的改革模式有较大差异。譬如,核能领域有特殊的战略性和环境敏感性,能否进行、如何进行市场化改革尚有许多问号。当然,仅从民用能源角度说,核能目前在我国所占比重很小,其对能源市场的影响几可忽略不计。抛开核能这样的特殊领域不说,即使就人们日常生活中经常接触、社会影响最广泛的电力行业来说,其市场化改革的路径选择也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在进行相关报道时,必须慎之又慎,对现实情况和相关理论研究都要预做详细的调查,避免简单化和片面化。

首先,电力改革不能笼统地用一句“市场化”概括。电力生产、输送、配送、消费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但这个连续过程却分为几个不同的部分。国内目前比较主流的看法是,电力的生产环节(发电)和配售环节(对大用户的直供和对小用户的零售)不具有自然垄断特征或者自然垄断特征不强,因而可以引入竞争机制。但电力的输送环节(电网)则具有明显的自然垄断特征,因而必须实行垄断经营。因此,目前国内对电力产业改革的设想是,首先把发电厂与电网分开,电网继续实行国有垄断经营,发电厂这一块则逐步形成多个投资主体,各个电厂之间展开竞争,所发电力竞价上网。将来条件成熟时,再改革电力零售,使用户可以自由选择电力供应商。但国家能否放开对电价的控制,连理论探讨都还很少。现在,电力改革只是进行了厂网分开和国电公司拆分,竞价上网只是在试点,其他改革尚需时日。由此可知,电力产业并非每个环节都要市场化,能够市场化的环节,什么时候能走哪一步也需要权衡利弊得失,慎重决策。因此,有关报道也不能简单化。

2000-2001年发生在美国加里福尼亚的加州电力危机,就充分体现了电力改革的复杂性。加利福尼亚州于1998年正式推出旨在引入竞争、放松管制的电力改革。但自2000年夏季以后,加州出现电力价格飞涨、大规模断电、电力公司濒临破产的电力危机,以致加州政府数次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被迫出台多项紧急措施以缓解危机。在加州这样一个市场经济体制比较完善、网络垄断行业改革经验丰富、改革措施出台论证比较充分的地区出现电力危机,引起世界震惊。有人认为加州改革的失败说明了电力放松管制是不可行的,有人却认为加州电力危机正是改革不彻底的结果。不管哪种观点更接近事实,有一点是没有争议的:电力改革有其特有的复杂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电力产业是美国最后一个放松管制的有网络特征的公用事业。

 发达国家以私有化、打破垄断为特征的电力改革浪潮始于90年代初。我国的电力改革与英美国家相比,时间上的滞后期并不长,可以说,能够借鉴的“成熟经验”并不见得十分成熟。我国目前的电力改革方案是参照英美国家模式设计的,但我国的情况与这些国家有很大的不同。譬如,我国的电力需求是直线上升的,富余的发电容量很少,发达国家的情况正好相反。又如,我国的电网还很不发达,限制了电厂之间跨地区的竞争。再如,我国在电力监管方面还缺少经验,所需的法律基础还没有打好。而且,由国家电力公司拆分出的几个主要发电企业都是国有企业,或者是国有绝对控股企业,他们之间的竞争和私有发电厂之间的竞争是不一样的。这些特殊情况,都提醒我们中国的电力改革将会十分复杂而艰难,新闻媒体进行的相关报道也必须注意到这种复杂性,廓清理论和事实,把握好报道分寸。

石油领域的改革报道同样要注意问题的各个方面,避免片面性、绝对化。作为一种在全球越来越少的主要能源资源,石油的战略性比煤炭强得多。它的市场化改革当然也不大可能比照煤炭产业进行。此外,石油产品期货又是重要的金融产品,它既影响国际国内的石油价格,又影响金融市场。我国已于去年8月推出了成品油期货,今后还可能推出原油期货。这意味着石油领域的报道将越来越复杂,新闻媒体为此必须提高记者编辑的专业水平,以适应更加繁重的能源报道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