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回腾冲  

2011-03-16 18:07: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能是受了金刚经《四句偈》的影响,我近来常常说“人生如梦”——“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而腾冲之行,就像一个梦,一个美丽的梦。半年过去了,那段像梦一样的经历还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颇有点儿黄庭坚所说的“做梦中梦”的意思。

 

    温和的腾冲,湿润的腾冲

 

    腾冲县位于云南省西部,隶属保山市,西邻缅甸。从云南省会昆明乘飞机去腾冲,大约需要50分钟,如果坐汽车,得走10个来小时——高速公路尚未修通。我是7月15日去的腾冲,是去那里出席一个小型研讨会,之前对腾冲几乎一无所知。在昆明飞腾冲的飞机上,我的邻座,一位戴眼镜的腾冲女孩向我介绍了她家乡的风土人情。她在云南师大读书,正好放暑假回家。她说,腾冲的气候类似昆明,年平均气温15℃左右,冬天没严寒,夏天无酷暑,全年都适合旅游观光。不过,这段时间正是腾冲的雨季,一天可能要下十几场雨,出门要带上伞。

    腾冲是火山之乡、地热之乡、翡翠之乡,历史文化的东西也很多,还有湿地值得一看。那位女生提醒我,如果有兴趣,可以买点翡翠带回去,不过要找懂行的人做参谋。飞机降落时,她问我有没有人来接,如果没有可以搭她的车进城,她爸爸来机场接她。我感受到她的善意,此后几天,也进一步感受到腾冲人的朴实善良。

    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饱览了青山绿水。大概是由于雨水充沛,光照充足,这里植被繁盛,空气清新,县城一条标语是“让全世界都来呼吸。”

    到达腾冲的当天即开会,晚上睡得迟。次日早上5点10分就被吵醒了,是雨声。看看天还黑着,于是又睡。7:00再次醒来时,天亮了,但光线仍有些暗。腾冲地处中国西南,东经98.05度到98.45度之间,比北京偏西约18度,天亮的时间应该差一个多小时。拉开窗帘,发现雨停了,窗外的胡同里,路面湿漉漉的,有很浓的凉意。这便是腾冲的气候特点:常年温差小,昼夜温差大,雨水丰沛。

 

    火山、地热与湿地

 

    会后安排参观游览,我们去的第一个景点便是火山群国家公园。“好个腾越州,十山九无头。”火山遗迹是腾冲最特别的地貌,也可以说,没有火山就没有腾冲,腾冲县城就座落在来凤山火山流出的熔岩之上,腾冲的地貌以及许多独特资源均与火山有关。在腾冲县城周围1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大大小小70多座火山。我们去的火山群国家公园在县城西北10多公里的马站村附近,黑空山、大空山火山群自北向南呈一字形排列,衬着亮绿的一望无际的草地,形若一溜馒头放在绿色的菜叶上。我和同伴们爬上小空山,这座山高约50米,火山口直径150多米,深约70米。沿着巨大的火山口绕行一周,不禁要感叹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和人力的渺小。

    我们参观的第二个景点是热海温泉。火山群的集中分布使腾冲成为中国三大地热区之一,而且地热温度之高、蒸气之丰沛、水热活动强度之高均为国内罕见。热海温泉群位于全县地热区高温中心,景观、水温、涌出量均居全县之冠。热海中最典型的是直径3米多,水深1.5米,水温达97℃的“大滚锅”。它四季蒸腾,昼夜沸腾,当地小贩在距温泉数米外挖坑摆上花生鸡蛋等食物,不多会儿就向客人兜售了。最有趣的温泉是怀胎井,传说喝了里边的水即能怀孕。最壮观的景观是在澡塘河,一个地质断裂带和一条大河交叉形成一个热泉瀑布,富含硫磺等矿物质的黄白色热泉飞泻蒸腾,瀑布下边还有多处热泉、汽泉昼夜喷发,令人叹为观止。最享受的是温泉浴。那天,我们依次泡了不同温度、不同水质的十来个温泉泡池,泡完顿觉身轻如燕,神清气爽。我们披上浴巾,躺在临着悬崖的平台上,要了一份温泉蒸熟的鸡蛋花生,一杯香茶,一边品茗,一边看蓝天之上云卷云舒,一时竟有飘然忘我之感。

    腾冲的自然景观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北海湿地。北海湿地是一个自然保护区,位于县城西北12.5公里处,是1994年12月国家首批公布的全国33处国家重点湿地之一,也是云南省唯一的国家湿地保护区。这里四面环山,属高原火山堰塞湖生态系统,草本沼泽。这片湿地的形成机理是,火山爆发形成堰塞湖后,逐渐长出密密麻麻的水草,水草越来越盘根错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旧草腐烂,新草在腐烂的草根上继续生长,如此循环往复,最后形成大片的草甸漂浮在水面上,厚度可达1.5米左右,浮力大到可以承载若干人,犹如在五彩缤纷的巨毯,又如一个个草岛。我们一行人一进湿地,就对绿油油的草甸喜爱不已,纷纷脱掉鞋子赤脚走上“草岛”,享受那种忽悠忽悠的感觉。据导游介绍,当地人经常随意切开一小块草甸,当竹筏子来划,捕鱼捞虾;还有人在草排上开洞,于洞内垂钓。

    据说,北海湿地最美的季节是四五月份,那时北海兰开遍草甸,美得令人心醉。我们没赶上那个时节,却也不乏美景,变幻不定的云雾,黛绿的远山,翠绿的草甸,紫色的白色的野花点缀其间,浪漫而抒情。

 

    和顺,和顺

 

    不过,让我数次梦回腾冲的,不是这些自然景观,而是和顺古镇,以及因缘际会于那里的人和事。

    和顺位于腾冲城西约4公里,古名阳温暾村。据说,和顺之名源于“云涌吉祥,风吹和顺”的诗句。全乡有1300多户,6000多人。和顺是云南省著名的侨乡,华侨出国历史长、侨属多。全乡侨居国外的人口,相当于国内人口的一倍。加上侨眷,为国内人口的167.6%。可能与其侨乡性质有关,和顺文化积淀深厚,保存了许多建筑富有特色的清代建筑。走进和顺的街巷,带有边陲特色的古老祠堂、牌坊、月台、亭阁、石栏随处可见。和顺的住宅从东到西依山就势而建,渐深渐高,鳞次栉比,粉墙黛瓦,悦人眼目。为镇上的街巷道路,均用石条铺砌,平整光洁。腾冲的雨季一天十几场雨,镇子上却湿润而洁净,不烂不滑。镇子周边的河渠水塘构成布局讲究的水系,不仅实用,且与远处的青山、镇外的稻田、镇内的古老建筑相映成趣,给人美观宁静而和谐的感觉——真是和顺。

    游和顺,不能不看和顺乡图书馆。这个图书馆是全国建馆历史最长、藏书最丰富的乡村图书馆,1924年由华侨集资兴办。和顺图书馆位于双虹桥畔,占地1392平方米,包括大门、中门、花园、馆舍主楼、藏书楼等建筑,特点是中西合璧。大门为清光绪年间所建汉景殿的牌楼式大门,门额悬和顺清代举人张砺所书“和顺图书馆”匾额。中门为西式造型的平顶拱形门,门额悬胡适先生题书的馆名。进得中门是花园,穿过花园即达馆舍主楼。主楼为二层五开间木结构楼房,主楼后为藏书楼。和顺图书馆藏书万余册,其中有许多珍贵古籍。同行的几位新闻界朋友分别找到了自己所在报纸的样报,兴奋地留影纪念。

    不过,第一天游览和顺,有些匆忙,古镇的味道没有品味太深。或许是我们心有遗憾,第二天,我们意料之外地重游和顺。

    这是因为,7月18日,我们所乘的航班取消,只能滞留腾冲一夜。第二天,仍没有飞机可能起飞的消息,一干人一商量,决定重游和顺,19日晚干脆住在了和顺。

    19日中午,我们一行九人在古镇的刘记家庭餐馆吃农家饭,喝老板自酿的米酒赛茅台。这几天,我们吃饭一直很简单,于是以为腾冲没有美食,没想到这天却尝到了。一干人喝得飘飘欲仙。同行的孟雷先生口占小词一首:今朝拼却醉颜红,瓦壶村酿小阁东。山神欲挽仙客住,雾霭层层遮腾冲。

    由于有了19日的大半天时间,我们认真游览了一座百年民居和元龙阁。那座百年老宅的主人是一对70多岁的夫妇。老汉善根雕,喜书画。他有一首诗《年轻心》贴在客厅墙上,其中两句是:“七十岁当十七看,心态年轻为好汉。”我们没见到老汉,其老伴73岁,看上去像五十多岁。漫步于街巷,我们发现和顺确实很有文化气息。一个民居的对联是:任攘攘熙熙人忙乱,得平平淡淡我安然。横批:年复一年。

    元龙阁是一个道观,位于和顺乡之水碓村,始建于清乾隆27年(公元1762年)。水碓村旁有一名为龙潭的大水塘,三面环山,塘上有一堤沟通村子与和顺镇。元龙阁傍水依山而建,层层递进,有龙王殿、三官殿、玉皇殿、魁阁、观音殿、百尺楼等殿宇,建筑布局精美。有趣的是,阁中还供奉佛像。元龙阁第一进院子里,小雨中的海棠花开得娇艳欲滴。

    去元龙阁的路上,我们遇见一位道姑,听说是刚出家,大学毕业,而且来自北京。一行人都是做新闻的,纷纷猜测她为何要出家,又为何来到远离北京的这座小镇出家。可惜在元龙阁没有见到这位小师傅。大家说,明天如果还走不了,就来拜访这位道姑吧。

    有孟雷兄小诗为证:

    白鹭飞,可有仙乡归?元龙阁上云水远,小小道姑一枚。巨樟懒倚湖滨,欲探游泳锦鳞,三杯五盏赛茅台,不觉颜酡身颓。

    晚上,我们一行十五人住进了和顺镇的农家旅馆。东家是我们上午参观过的百年老宅——刘家老宅的主人。不过旅馆是在旁边新建的,木结构二层小楼,房间中充满木头的香味。因中午曾经来参观过,我选了二楼一个临街的房间,白天透过窗子可见镇子外的大片稻田和远处的群山,现在可见点点灯火。我打定主意,明晨一定早起,到街上转转。

    躺下之后,听见外边又下雨了。我关掉电视,静听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真好。是什么因缘让我在这个美丽、湿润,富有文化气息和边陲特色的镇子住宿一夜,听这里的雨声呢?我想起中午在刘家老宅,三只小狗都对我很友好,一只小黑狗亲热地舔我的脸。或许遥远的过去,我曾在这里生活过?

    次日早上5:10醒来,天还很黑。雨还在下。我起来打开一扇窗子,让雨声更真切些。窗帘完全拉开,雨声伴着我重入梦乡。6:40再次醒来时,天已麻麻亮,躺在床上,我看见近处的青瓦房顶,远处的稻田,还有更远处的云雾笼罩的山峦。和顺的早晨,真美啊。

    我拿起一把雨伞,悄悄走出院子,走上湿漉漉的街道。街上很安静,几乎没有人影。走到镇外的湖边,水车不知疲倦地转着,一群鸭子在水边嬉戏。又过了一会,早起的人们陆续挑着担子、拿着篮子之类上街,店铺卸下了门板,主人开始整理货物。一位母亲打伞牵着孩子上学去。这是和顺的节奏。

    回到旅馆吃早饭,得知高初建兄晨起有了新作:《航班取消,投宿和顺刘家客栈,再和孟雷君》。词曰:

    

    白鹭飞,古镇数来回。小雨淅沥滴不住,半梦半醒半睡。心中了无挂碍,相逢管他是谁?平添和顺一夜眠,多少回忆可追!

    

    看来,我们的感觉相似啊。

    上午冒雨拜访镇上的一处佛寺中天寺。寺建于山上,一路相伴的是从山上流下的已成小溪的雨水。然后又去刘记家庭餐馆吃饭。饭后依约重访元龙阁,果真见到了那位刚来出家的北京女孩,信南小师傅。信南和她的师傅谢道长热情接待了我们,和我们一起品茶论道,向我们介绍了一些道教理念以及元龙阁的情况。后来,信南师傅穿上大红色的道袍上殿做功课,我们屏息静观,拍了不少照片。告别时,团友们纷纷和身着法衣的信南合影。

    出得元龙阁,孟雷兄又有词作:

    

    白鹭飞,远人胡不归?画阁深深锁绣帷,高岭上、锦云堆。檐角半树青柿,隔座两枝雪梅。访道参玄听苦雨,廊下一团春醉。(仍被雨雾阻,再宿腾冲和顺旧镇,元龙阁谢道士家讨茶吃,遇新近出家女道士信南,同坐檐下看水。)

    

     次日回到北京,高初建兄再和一首,是为《和孟雷君·终结篇》:

     

    白鹭飞,游客把家回。云开雾散终有日,天命谁敢违?犹记古巷曲幽,刘家鸡鱼鲜美。元龙阁上说心静,怅然一声“惭愧”!

    

    (后记:本文是应《炎黄地理》主编李礼先生之约写的,感谢李主编,使我有动力把难忘的腾冲之行用文字记录下来。本文的简版发表在《炎黄地理》2011年第二期。值得一说的是,交稿之后,我从同去腾冲的朋友处得知,文中写到的那位道姑信南小师傅好像被迫还俗了,因为元龙观被某地产集团收购,她失去了立足之地。一位博友在我微博上留言,他不久前去元龙观,见道观内一派破败,无人打理。不知真假。与腾冲团友说起此事,均不胜唏嘘)

 

  评论这张
 
阅读(706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