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林坑一夜  

2012-09-21 16:53:36|  分类: 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坑一夜

白天走了崖下库、陶公洞、石门台、埭头村几个景点,我们到达林坑时,已是掌灯时分。主人为我们端上香喷喷的饭菜,许多山野菜或者家常菜的特殊做法,居然是我们这辈子不曾吃过的。南溪炒素面最受欢迎,一盘上来很快被一扫而光,又加了两盘才满足大家的食欲。主人还拿出自酿的黄酒和老酒汗,可惜我不胜酒力,浅尝即止,没敢多喝。

饭后入住溪边的两层木楼。冲完澡后和几位同伴商量写作事宜,谈完已是十点半。累了一天,衣服湿了干干了湿,晚饭时就已盼着早点上床了。可这会儿看着有关楠溪江的书,听着外边隐隐约约的水流声,却没了睡意。于是,决定到街上走走。

已是晚上十一点,街上阒无人迹。傍晚时被汽车塞得满满当当的街道腾出了一些地方,大概有游客吃完晚饭回去了。我们住的木楼在路左侧,右侧模模糊糊看见一条溪水,但闻水响,不见水光——大概溪谷较深。

不远处一座廊桥,走近了见桥两侧是两排美人靠,正是休息的好地方。坐在美人靠上,听着桥下哗哗的水流声,心一下子静下来。远处的山脊黑黝黝的。有微风吹来,溪谷对岸响起窸窸窣窣的树叶摩挲声。

抬头望天,隐约可见一些星星。街灯太亮。禁不住生出感慨:即使在靠近楠溪江源头的林坑,也难得看到满天星斗了。

忽然,街上的灯都熄了,只剩一些人家的窗户里还亮着灯。林坑以一个模糊的轮廓出现在我面前。再望天空,星汉灿烂。我心中充满感动。

次日起来,阳光下的林坑满目青翠,那是两边山坡上的青松和翠竹。林坑是一个山间小盆地,Y字形的两条小溪从东北和西北两边山上流下,在村中部汇合向南流去,就是昨晚我小坐的廊桥下的林坑溪。廊桥名沉香桥,颇有诗意。另有两座石桥一名永平,一名永安,历史则比沉香桥古老得多。村中百多户人家,四百余人口,大都姓毛。村子始建于700年前,目前仍保留有200多年历史的老屋,百年老屋则比比皆是。村落沿溪岸布局,房屋建在周边山坡上,层层叠叠,架构玲珑,轩廊空阔,彷佛仙山楼阁。立在石桥上,看原木蛮石,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浣女凫鸭,如果不是街上停着的小车和穿梭的游人,真以为是到了桃花源。

不能回避的是,随着现代文明的影响和旅游的深度开发,林坑桃花源式的恬静神秘正在褪色。古朴的木屋几乎都挂上了红灯笼,一到周末街道就会被汽车占满,水车和碓房也已经失去实用功能,只是作为一个溪边的摆设了。

好在,这里的老屋保护得还不错。 

不过,要去林坑,还是趁早吧。

 

(原载《天真之水画南溪》一书,本书由宣明东主编,中国发展出版社。我为画册撰写了几篇散文,这是其一。此为原稿,比定稿稍长)

 

 

 

 

 

 

 

 

 

 

图一:林坑街景

图二:沉香桥

为沉香桥写了一首打油诗:

闻说楠溪山水佳,

夏来溯源觅诗章。

也曾夜半数星斗,

沉香桥上听泉响

 

图三:沉香桥上,但见画板,不见画家

 

图四:林坑溪边的水车

也有打油诗一首:

千年碓响已远去

空余水车临清流

修竹不知毛家事

群立溪边观鱼游

  评论这张
 
阅读(4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