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包月阳的清水斋

 
 
 

日志

 
 
关于我

包月阳,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自我评价:温和,有责任感。声明:1、本博文章及照片版权归博主所有,如欲转载,务请跟我打个招呼,2、来者就算有缘,欢迎善意的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2013-07-29 18: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中国智库3》卷首语  包月阳

百年之后,历史学家在回顾2013年这个时点时,或许会说:对中国来说,那是一个关键的时刻,转折的时刻。

“重要”、“关键”,这类词汇几乎每年都出现在官方文件和学者的文章中。固然,历史是一条永无休止的河流,每一个时刻都不可或缺,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年度都重要、关键。但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正在度过的这个年度,或许真能当得起转折之年的称呼。相对于此前若干年,从乐观的角度说,人们看到了一个新局就此开启的更大可能性;从悲观的角度说,人们也更加担心长期累积的风险忽然于某天梦醒时突破临界点。

从自身发展水平上说,我国已经进入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100美元,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从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上说,我国对外贸易规模已居世界第一,经济规模和对外贸易规模占全球的比重都达到了11%,说举足轻重名副其实。但另一方面,我国发展面临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更加突出,原有的发展路径已经无法引领我们走上新台阶,转变发展方式不容继续拖延。随着经济增长阶段的转换,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原来在高速增长时期被掩盖和后推的矛盾将会显露,当下的经济增长下行和产能相对过剩加剧就是其表现。一旦经济增长出现大的波动,累积的系统性风险就可能被引爆,应对不好,甚至可能导致经济—社会危机。

何以解忧?唯有改革。不管是从转变发展方式、寻找发展新动力出发,从解决当下经济社会矛盾出发,还是从改革的自身逻辑出发,深化改革都是唯一出路。而改革的关键,首先在政府。

吴敬琏先生在《重启改革议程》一书中说,中国在20世纪末初步建立起来的经济体制,仍然是一种半统制、半市场的混合体制,政府和国有经济虽然已经不再囊括一切,但还是牢牢掌握国民经济的一切“制高点”,主宰着非国有经济的命运。且不说现行的体制离“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作用”的要求还有很大的距离,即使已经建立起来的市场,也呈现出一种缺乏规则和权力多方干预的“原始”状态。中国社会存在的种种问题,正是由于中国改革尚未取得完全的成功,20世纪末期初步建立起来的市场经济体制还很不完善造成的。制度缺陷造成了两个严重问题:第一,中国迫切需要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型迟迟不能实现,而资源短缺、环境破坏、劳动者生活水平提高缓慢等问题变得愈来愈严峻。第二,权力对于经济活动的广泛干预造成了普遍的寻租环境,使腐败活动不可扼制地蔓延开来。

经济增长方式转变包括五个主要内容:一是从资源消耗多、环境污染重的粗放型增长转向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内涵型增长;二是从出口导向型转向内需拉动型;三是从投资推动型转向消费支撑型;四是从成本优势型转向市场创新型;五是从政府主导型转向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方式。其中政府主导型增长是主要矛盾,如果不实现政府主导型向市场经济为基础的增长方式转变,其他几个转变都无从推进。(参见魏杰《中国经济转型》)因为说到底,粗放型、出口导向型、投资推动型和成本优势型增长,背后都有政府主导资源配置的“看得见的手”的推动。看得见的手在中国经济高增长的30多年中发挥了不可忽略的推动作用,也累积了越来越深的矛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于2011-2013年就“改革的重点领域和推进机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课题组认为,当前我国的经济体制存在六大深层次矛盾:(一)市场基础制度不足以保障公平和充分竞争,包括产权界定不清、保护不力,市场主体发育还不成熟,价格扭曲现象依然存在;(二)市场监管制度体系不顺、有效性不足,包括市场准入限制较多,市场竞争秩序得不到有效维护,经济性监管不到位,社会性监管不力;(三)经济调控制度科学性、权威性不够,包括财税制度不尽合理,金融调节体系有待完善,产业、区域与土地利用规划的合理性、有效性不足;(四)成果分享制度不够公平,包括收入分配制度不合理,公共服务供给不足不均;(五)科教体制对创新发展的支撑不够;(六)社会管理制度不适应利益多元化格局。

这些矛盾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未理顺,政府“越位”和“缺位”并存:一方面政府对微观经济领域的直接干预依然较多,另一方面政府在规范市场竞争秩序、管理宏观经济、提供公平的公共服务方面还未起到应有的作用,影响了效率的提高和公平的增进。(参见本书《改革的基本思路和整体布局》)

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及与企业、社会的关系没有理顺,一方面严重影响了经济活力和效率。竞争是市场经济的生命,30多年来我国经济活力的惊人释放以及生产力的飞跃发展,都是市场竞争推动的结果。有效市场竞争的前提是经济主体拥有经济自由和主体之间处于平等地位。政府越位使经济主体自由度不够,也造成了经济主体之间的竞争不平等。行政干预、行政垄断、准入限制以及各种经济联盟行为,都严重扭曲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功能,也带来了不公平和寻租,降低了效率。另一方面,政府过多介入具体经济活动,使其没有足够的精力履行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职能,这是当前公共服务欠缺、各种社会矛盾频发的内在原因。

政府越位客观上为权力寻租制造了机会,增加了改革继续深化的难度。吴敬琏先生说: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并没有获得彻底的解决。由于命令经济或称统制经济旧体制遗产的严重存在,现有的体制具有很强的过渡性质:它既包含新的市场经济的因素,又包含旧的统制经济的因素;既可以通过进一步的改革进到较为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又可能通过统制的强化,回到旧体制去。

改革历来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当下的境况更是如此。目前我们面临改革的良好机遇,但机遇稍纵即逝。30多年经济高增长积累的社会财富为缓解结构调整带来的震荡创造了相对宽松的环境,一旦经济增长速度大幅下降,改革环境无疑会恶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判断:“十二五”时期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至关重要的窗口期,这期间我国经济仍可以较高的速度增长;“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潜在增长速度有可能明显下降。因此,必须加快改革攻坚步伐,到“十二五”期末务使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重大进展,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奠定新的基础。

这个窗口期还有两年半。窗口期一过,改革的最佳时机错过,即便改革进程没有中断,至少也将付出大得多的代价。

改革有风险,也将有更多阻力,因为当今的改革面临比以前复杂得多的利益关系,在许多方面可能遇到改革改革者自身的难题。因此,改革不仅要积极进取,还要谨慎稳妥,有序有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建议,建立改革的有效机制,形成改革的动力机制:1. 确立改革领导机制,加强党对改革的领导、指导与监督;2. 建立改革动员机制,扩大改革支持者队伍;3. 建立改革组织协调机制,形成深化改革的合力;4. 建立风险防范机制,保证改革稳步推进;5. 建立改革保障机制,确保顺利实现改革目标。

有效推进新一轮改革,需要决策者的决心、勇气和智慧,也需要参与者、执行者的责任感、毅力乃至牺牲精神。(原载《中国智库3》,中国发展出版社2013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57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